医信新观察
2021年,DRG付费进入关键阶段,多地试点将进入实际付费。 DRG试点三年后,打破按项目、按床日付费规则后,“焦虑感”依然充盈医院各科室心头,医保科焦虑是否“亏钱”,病案焦虑“主要诊断编码正确率”是否达标,那么医生及医务最关心的话题就是“医疗质量”是否能真正保证。

互联网医疗
近年来,随着技术在医学影像诊断领域的渗透,以及医疗创新相关政策的鼓励,致力于提升医疗机构服务水平的医学影像新业态开始崭露头角,尤其是以AI医学影像产品为代表的诊断服务,以及为影像科、放疗科等做整体赋能的科室运营服务,成为当前医学影像发展热点。

互联网医疗
然而对于很多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区域的医生或者医院管理者,目前普遍存在一个误区,认为在DRG或者DIP医保支付环境下,追求高的CMI值可以让科室和医院获得更高的收益。其实,回顾DRG的原理我们会发现,DRG在设计之初,CMI值就不是一个来评估收益的指标。

互联网医疗
卫生健康信息化建设今年来取得丰硕成果,顶层设计逐步完善,基础建设不断加强,便民惠民效果日益显现。国家卫生健康委统计信息中心,首次提出“全国卫生健康信息化发展指数”,包括一个总指数,治理水平、建设水平、应用水平三个分指数,将全国337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纳入评价,致力于打造衡量各地卫生健康信息化发展的“金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