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占比政策出台2年,医院的“经”怎么继续往下念

文章摘要:2015年5月1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规定2017年的100个试点城市公立医院的药占比必须下降到30%以下。2年过去了,医院的执行情况到底如何?

2015年5月1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破除以药补医机制,并规定2017年的100个试点城市公立医院的药占比必须下降到30%以下。

如今2年过去了,药占比政策的具体执行情况如何?医院的管理者们又是怎样看待这一政策的?今天,就让我们来看看那些不可描述的“爱恨情仇”。

钻药占比政策的空子

政府出台药占比政策的初衷是为了逐步缓解人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要改变“以药养医”的现状,压缩药品费用的不合理增长空间。

政策出台后,各地卫生行政部门把药占比作为考核医院的一项重要指标,各地医院的达标率喜人,甚至有的医疗机构在数据上远低于《意见》中的指标。

但更多的调查显示的情况却是,百姓对此并不买账,因为实际上老百姓看病贵的问题仍然未能得到有效解决。

原因在哪里?很简单,有些医院并没有开动脑筋去合理降低药占比,而是想法设法钻政策的空子。常见的手法有:

多开检查项目

药占比政策是要求降低药物费用占整体医疗费用的比例,有些医院就通过多开检查来降低,像神经外科病人会做CT,核磁共振等一系列检查,这些检查费用都相对比较高。

检查费用一高,药物费用的比例下来了,但老百姓的负责反而增加了,这是最常见的手法。

用小处方逃避检查

医生和病人串通,让病人多挂几个号,这样就能做到每张处方不超标,想开的药照样开,病人虽然可以拿到和以前同样多的药,但要多挂几次号,医生因为没有违反单张处方的限额,开多少药也心安理得;同时再让病人自己到院外买药,就更是天衣无缝了。

严格对“政”下药

一方面采取各种办法增加医疗等非药品收入,另一方面,在药品采购、药品公示、药品动态监控、抗菌药物分级管理等环节制订了一系列相应管理制度,采取了综合管理措施,同临床各科室负责人签订了责任状,确保对药占比的综合管控。再结合奖惩措施,把药占比和绩效挂钩,让医生不敢合理开药,只能对“政”下药。

院外销售

院外销售在过去是上不了台面的,但知道内情的人都不会陌生,国产很多没赶上招标的品种,硬是通过医生处方的拉动,在未招标的状态下仍然有不小的销量。这样一来,药品是不算做医院的收入的,也就是不计入药占比指标中。

药费该不该降?当然该降,但“一刀切”式的下达指标很难达到预期效果。假如不综合考虑总费用,不强化对诊疗合理性的评估,不改良医保付费方式,只是机械地考核药占比,医院有太多办法来应对。

药占比不能单纯靠“挤”

对于药占比,不少医院管理者的思想还停留在单纯靠“挤”的层面,例如给医生、科室下达考核指标,只考核削减用药,不考虑治疗效果。

精细化管理是根本

事实上,目前医院已进入精细化管理时代,合理用药是精细化管理的核心内容,而药占比是合理用药的重要内容。因此,药占比不是单纯的指标,而是考量医院精细化管理能力。

在源头上,医院药品要实现采购管理精细化,执行公开、透明的采购计划,这就从源头上卡住了不合理用药,也为控制药占比打下了基础。

在执行层面上,医院通过信息化软件监控医生用药,再加上药剂师参与,对药物剂量、配伍禁忌等都作了限制。医院质控办与感染控制部门共同参与,为用药安全负责,也是控制药占比的有力保障。除此以外,必要的绩效考核也是控制药占比的有效工具。

要有服务做支持

对于药占比这个指标,医院管理者不能只谈控制,还要提供必要的服务,建立支持系统,而且信息化软件、硬件都要到位。医院首先明确了院长是用药安全的第一责任人,并建章立制,做到用药有人管。

其次,有条件的要成立药学部,加大药学建设力度,由临床药师参与、指导、点评用药。在配送环节,建设药品集中配送中心,规范管理。

信息化控制用药

缺乏高效的质量控制,多种利益干扰,临床与药事服务脱节也是阻碍合理用药,影响药占比的重要原因。针对这一点,医院可以利用信息化手段加强对临床用药的全程跟踪和控制。在医生开药时,计算机系统会按照设定的药品适应症、禁忌症、用法用量、配伍禁忌进行自动警示,严把合理、安全用药的关口。

降低药占比,还得挖管理

说起药占比,科主任是医院的中坚力量,也是面临药占比的第一道防线。面对药占比这条高压线,医院有些科室能降到30%以内,例如心内科、眼科、产科、整形外科等;但是有些科室却是老大难,科主任急得团团转也拿不出主意,怎么破?

下面这些管理方法,做到了肯定会有效!

科室药占比总也降不下来,怎么办?

一、每天查询各主诊组的医嘱情况,对不合理的治疗要及时干预!

二、对药占比过高的医生或主诊组,科主任要及时提醒整改与管控。

三、辅助药或非专科药,科室要限制开具或扎口审批。

四、一般来说,不允许同时使用两种以上辅助药品!

五、对拒不执行的医生与主诊组,必要时可以停处方权!

科室药占比降下来后,又该怎么办?

一、药占比降到30%左右时,科主任要考虑临床科室的医疗收入结构、如何调整医疗结构?如何找到科室运营管理的收支平衡点!

二、多开展日间手术与门诊日间化疗,寻求既能降低费用,又能降低医疗成本、提高医疗效能的方法!

三、鼓励缩短平均住院天数,提高收治率与周转率!考核手术率,危重比例等。

四、关注患者安全的六大目标,提高科室医疗质量管理的PDCA与循迹追踪!

在降低药占比,医院与科室怎么联动?

一、医院每月公布开药前五名的医生名单,并且对其大处方进行分析处理。科室也要对前2-3名的医生进行分析通报!要透明和传递医改的压力要求!

二、医院对异常波动的药品和过度使用的辅助药与非专科用药要停止和限量。科室也要选择部分涉嫌滥用的药品与医生要告诫和科室内停用!

三、对科室的门诊用药、大处方用药与热点医生用药要有内控措施!科主任的查房、科务会、大交班等也都要安排上述内容的落实!

严控药占比,各省有高招

随着药占比逐步成为医院各级领导、科室医生的主要考核指标之一,各地医疗机构都在采取积极措施严格执行药占比的管控。

控制药占比不是没有让医院和患者双赢的办法,关键在于:每家医院都有自己的临床方向,“方向”不同,治疗的手法不一样。

甘肃省妇幼保健院

投票决定

作为改革先行者的甘肃省妇幼保健院,对进药流程管理也十分严格:首先由科室主任提出进药申请,然后交由药剂科审核,再在全院征求副高以上人员的意见;如果引进药品通过率达到50%以上,将提交药事委员会,并由科室主任陈述药品引进理由;之后药事委员会再商议、投票,投票超过一半,才会引进药品。

沈阳军区总医院

药师与医师共管

从2010年开始,沈阳军区总医院成立了“医院健康服务管理委员会”,开展以“五师查房”(即医师、护师、药师、心理师、营养师)为内容的多学科协作,强调依靠团队力量维护患者健康。

在临床药物治疗方面,临床药师作为“药学参谋”全面参与医嘱审核、配伍禁忌、不良反应监测、个体化用药调整等临床药物治疗过程,与临床医师共同进行药物治疗方案设计、实施与监护,不仅确保了临床用药的安全性、有效性,也有效监督并减少了“大处方”、“过度医疗”等现象。

北京朝阳医院

量体裁衣定绩效

北京朝阳医院对合理用药进行重点考核,严控门诊和住院科室的次均费用、次均药费及药占比这三个指标。在抗生素使用指标的要求下,依据这几个指标达标的完成情况,进行相应的奖励或惩罚,从而充分利用有限的医保资源。

每隔一周,科室就会公布每位医生的药占比数据,以督促医生配合医院的改革工作。此外,医院还实行了处方点评制度,由药事部门对医生所开具的处方进行监督和点评,现已实现常态化。

医信邦原创,作者:许峰,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itzone.cn/768.html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DRG收付费改革试点正式启动 患者就医“一口价”

下一篇

DRG收付费改革启动试点,医、患、保三方共赢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