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大战打响, 医疗AI第一股花落谁家?

文章摘要:「AI医疗第一股」的猜想已近半年。究竟是「先发者」科亚医疗,「接棒者」鹰瞳Airdoc,还是「新发者」推想医疗呢?

2020年,是AI医疗器械厂商的「拿证年」「融资年」。

2021年,则是「IPO年」。

科亚医疗、鹰瞳Airdoc、联影医疗、推想医疗都曾被媒体曝出上市计划。8月20日,推想医疗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

「AI医疗第一股」的猜想已近半年。究竟是「先发者」科亚医疗,「接棒者」鹰瞳Airdoc,还是「新发者」推想医疗呢?

经营数据:鹰瞳规模大,推想成长快

梳理三家企业招股书,健康界发现几大共性:

第一,三家企业都至今未实现盈利,处于亏损期。

2020年,推想医疗、科亚医疗亏损超或近5亿元,鹰瞳Airdoc净亏损7962.6万元。

第二,营利能力与「三类证」相关。

2020年,三家企业医疗器械三类证获批,当年鹰瞳、推想收入分别为4767万、2770万,较2019年未获批时,同比大幅增长57%、318%。而科亚医疗由于其核心产品「深脉分数」还未变现,营业收入为科研项目所得,仅有71万,同比减少39%。

第三,研发支出占成本比例较高。

2020年,科亚研发开支达1.17亿,鹰瞳4231万,推想6684万。根据推想招股书,研发费用主要由雇员开支、股权激励费用、研发咨询及服务费用、折旧成本等组成。由于开发项目及临床试验增加,在未来,其研发支出仍将较高。

第四,三家企业均对大客户依赖度较高。

以鹰瞳为例,在2019年,最大客户销售额占同期收入的43.5%。

第五,人工智能医疗器械企业的毛利率较高。

以推想为例,由于销售产品及提供服务产生的收入,毛利率由2019年的75.5%增至2020年的81.8%。

详细数据图如下:

科亚医疗相关财务数据

招股书显示,科亚医疗在2019年、2020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16.7万元、70.9万元。其中绝大部分收入来自与医院合作的科研项目,医疗AI产品「深脉分数」还没有实现商业化营收。

从2019年到2020年,科亚医疗的亏损数额从 5390 万元扩大到 4.874 亿元。根据招股书,科亚医疗所有的经营亏损均是由行政开支及研发开支所致:

研发投入包括临床前研究和临床试验过程中向CRO(新药研发合同外包服务机构)、SMO(临床试验现场管理组织)、医院等支付的合作费用,以及研发人员薪资,2020年,其费用增长的主要原因是研发团队的扩张。

在销售收入中,五大客户均来自医院、大学及医疗技术研究机构两种类型,均为独立第三方,销售额为人民币90万元及70万元,占总收入的81%及94%。

推想医疗相关财务数据

招股书数据显示,推想医疗2020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318%,2021年1季度营业收入为2212万元,相当于2020年全年营收的79.85%。

从营收结构来看,推想医疗收入来自于销售医疗产品和提供服务,以销售医疗产品为主。2019年、2020年及2021年Q1,医疗产品销售额分别为591万元、2309万元、19293万元,均占总收益的 8 成以上。2020年医疗产品销售额同比增长291%,2021年1季度营业收入为2212万元,相当于2020年全年营收的79.85%。

值得注意的是,推想医疗的主要客户群体为分销商,通过分销向医院端渗透。2019年、2020年、2021年Q1销售额分别占同期收入的52.3%、29.6%及38.6%,对于大客户依赖度较高。

据招股书,推想医疗2019年五大客户名单,包括医疗器械分销商与三级甲等医院。推想医疗在招股书中指出,在未来,还会依赖有限的客户带来大部分收入,存在着客户流失带来的经营风险。

在研发费用方面,在2019年、2020年、2021年花费分别为6904万、6684万、1487万,分别占相应期间收入的1042.7%、241.3%、67.2%。根据推想招股书,研发费用主要包括雇员开支、股权激励费用、研发咨询及服务费用,折旧成本等。由于开发项目及临床试验增加,在未来研发仍将支出较高。

最后,在毛利率层面,2019年、2020年的毛利分别为500万元和1770万元,毛利率由2019年的75.5%增至2020年的81.8%。

鹰瞳Airdoc财务数据

招股书显示,鹰瞳Airdoc在2019年、2020年度营业收入分别为 3042万、4767万元人民币,同比增长57%。

从营收结构来看,鹰瞳Airdoc收入来自于提供人工智能软件解决方案、硬件设施销售和其他服务。其中,以提供人工智能软件解决方案为主,2019年、2020年分别占销售额的71.8%、89.9%。

在销售收入中,2019年、2020年,五大客户销售额分别为256万、41万元,均占各期间收入的约 85%,最大客户均为一家体检中心。

在研发生产成本中,鹰瞳Airdoc2019年、2020年的研发开支分别为412万元和423万元。

最后,在毛利率层面,2019年至2020年,鹰瞳Airdoc的毛利率从46.3%增加至61%。

鹰瞳向左

科亚、推想向右

从经营数据中,能一窥企业过往经营情况,而对于新兴科技公司,「亏损期」似乎是绕不开的坎儿。

能否突破这个坎儿,还要看企业的产品线布局。

据观察发现,从共性来看,三家企业都属于基于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医疗器械企业;在2020年获得三类证突破,开启商业化变现;

同时,各家企业均拥有“拳头产品”和研发平台:推想医疗推出肺部疾病智能解决方案InferRead CT Lung、科亚医疗发布冠脉血流储备分数计算软件(CT-FFR)深脉分数、鹰瞳推出辅助诊断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产品Airdoc-AIFUNDUS 。

区别在于产品线布局和病种范围:

推想医疗与科亚医疗将以院内场景为主,从优势病种出发,向更多适应症拓展,同时为医院提供从筛查、诊断、干预治疗、患者管理一体化的解决方案,主要市场在院内。

而鹰瞳Airdoc则提供人工智能视网膜影像识别的早期检测、辅助诊断及健康风险评估解决方案。主要场景分为医疗场景和大健康场景,涉及范围包括医院、社区诊断、体检中心、保险中心、视光中心及药房等场景。

  • 科亚医疗:「深脉分数」能否实现商业化?

在招股书中,科亚医疗对产品策略进行了概括:

目前,科亚医疗产品版图共包括17种已发布产品或在研产品:11种为深度学习三类医疗器械,6种为融入人工智能技术的二类医疗器械。为患者管理全过程(从早期筛查、诊断、治疗到治疗后管理)提供临床价值。

科亚医疗研发总裁曹坤琳博士曾介绍,科亚医疗AI产品分为两个部分,一是针对专科、围绕循环系统的血管功能评估研发的系列产品,比如深脉分数、深脉造影分数、颈动脉、肺动脉、脑动脉、下肢动脉等循环系统的血管评估产品等。

另一种产品是为影像科服务的智能影像平台,比如基于CT的肺结节筛查、基于平扫CT的脑出血检测、缺血性脑卒中评估、基于X光的胸腔疾病检查、骨龄评估,基于超声的病灶检测和分析, 利用病理图像的癌症快速检侧和评估等。

科亚医疗将宝押在了基于深度学习的冠脉血流储备分数计算软件(CT-FFR)产品「深脉分数」上。

根据《2020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9年中国冠状动脉疾病死亡人数达到175万人,预计2030年将增加至2880 万人。在冠状动脉疾病诊断中,主要依赖影像学检查,需要测量FFR(血流储备分数,即血管狭窄程度)。2020年,「深脉分数」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准入。

在国际进展上,HeartFlow Inc.制造的HeartFlow® FFRCT是全球首款、获得FDA批准的唯一一款冠脉血流储备分数计算软件(CT-FFR)产品。经过了漫长的12年临床实验,后才获得准入,实现商业化落地。

目前,「深脉分数」是少有获得三类证,却未商业化的产品。未来如何发展,还需观察。

  • 推想:横纵战略,覆盖多病种

结合招股书,推想医疗的产品线布局分为「一横一纵」,已建立包含15款医疗AI产品的矩阵。

横向来看,推想医疗最先获得突破的领域是“肺结节”。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肺癌发病率在2016年为81.34万例,2019年扩大为92.35万例。

由此,推想医疗将继续以肺结节筛查三类过审产品「InferRead CT Lung」(在胸部CT图像上定位可疑的肺癌结节特征)为切入点,扩大其适应症以包括肿瘤的甄别判断,继续扩大产品组合。覆盖多个治疗领域,包括癌症、感染性疾病、脑血管疾病、心血管疾病和创伤。

未来三年内,推想欲推出用于乳腺X射线乳腺病变诊断、肺癌术前规划、冠状动脉狭窄诊断、脑卒中诊断、骨折筛查诊断的AI医疗器械。

纵向来看,推想医疗希望能从放射科、影像科切入临床,沿着病人诊疗过程,开发针对疾病筛查和诊断、疾病干预和治疗以及患者管理的产品。

  • 鹰瞳:院内与院外场景并重

鹰瞳Airdoc的产品逻辑脱不开「普惠医疗」,提供的是人工智能视网膜影响识别的早期检测、辅助诊断及健康风险评估解决方案。

在人工智能医学影像市场中,视网膜影像识别发展得最快。2014年以来,人工智能视网膜识别开始在中国发展,开始从单一疾病筛查向各种疾病和病灶的综合诊断发展。

2020年8月,Airdoc-AIFUNDUS通过三类医疗器械审批,目前过审批为1.0版本,主要用于识别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及高血压性视网膜病变。未来将在2.0、3.0版本继续拓宽适应症,以识别高血压性视网膜病变、视网膜静脉阻塞、年龄相关性黄斑变形、病理性近视、视网膜脱落等。

另外,检测及诊断的医疗器械软件还可应对包括青光眼、白内障、妊娠期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妊娠期高血压性视网膜病变等病症。

「三类证」下,暗流涌动

截至2021年8月,中国共有16款三类医疗器械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开启商业化之路。本次IPO的三家企业的主要产品位列其中。

从商业化进程来看,在16款三类医疗器械中,联影医疗、深睿医疗(包括被收购的依图科技)都已拿到三张准入证,且在病种和产品管线上,与推想医疗不乏相似之处。

从港股进程来看,此前,鹰瞳Airdoc与推想医疗都曾传出将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

推想医疗在2020年12月与中信建投签订上市辅导协议,后无疾而终。

鹰瞳Airdoc则是从2021年开始接受中信证券辅导,然而到了6月4日,上述上市辅导协议终止。

而此次鹰瞳Airdoc申报稿被港交所受理的日期为6月21日。也就是说,短短的半个月左右,鹰瞳Airdoc就弃科创板转而选了港股上市。

折戟沉沙之下,或许是希望的前夜。

根据鹰瞳Airdoc招股书,中国人工智能医学影像行业市场规模预计将由2020年的 3亿元,增长至2030年423亿。年复合增长率为65.9 %。因为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及国内有利的监管及政策变化,人工智能医学影像正在中国成为一种解决方案,以满足快速增长的慢性病管理需求。

此外,还对各家企业的知识产权、研发能力、经营策略、销售方式进行了梳理,如下图:

最后,从政策层面,中国人工智能医疗器械处于政策利好期。根据招股书显示,部分省市已经开启对于AI医疗器械的收费试点。2021年5月19日,上海市发布《关于促进本市生物医药产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开展人工智能辅助诊断系统购买服务试点,允许试点医院向服务商协议购买获得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证的人工智能辅助诊断系统技术服务。

究竟哪家能成为「第一股」”?答案交给时间。

来源:,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17个千万大单涌现,总金额逾7.2亿,二级医院成市场黑马,广州再次双杀榜单

下一篇

多款医健APP下架整改,没想到原因竟然是这个!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