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会聚焦| 县域医院创三级,都有哪些捷径?一文说清

文章摘要:县级医院创三级的核心因素是什么?跻身三级后,又该怎样提升诊疗水平,使核心能力与医院等级相匹配呢?

2020年12月21日,《三级医院评审标准(2020年版)》的印发,结束了使用9年的《三级综合医院评审标准(2011年版)》的历史使命,县级医院“创三级“的热潮再次被掀起。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将提升县级医疗服务能力作为了2021年主要目标之一。那么,县级医院创三级的核心因素是什么?跻身三级后,又该怎样提升诊疗水平,使核心能力与医院等级相匹配呢?

6月26日,在中国医药卫生文化协会、中国农村卫生事业管理杂志、健康县域传媒、健康界、海南博鳌医学创新研究院联合主办,中国医药卫生文化协会学术部、健康县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康堤禾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承办的第三届中国健康县域大会特设的“提标扩能创三级,诊疗协同强县域”分论坛上,专家、院长们分别以自身实干经验为引,分享了各自医院的“三级战”,既道出了广大县域医管人的心声,更为县级医院发展开阔了思路、拓宽了路径。

台上金句频现,场下掌声雷动。论坛共分为两部分,分别由北京协和医学院培训中心办公室主任蒋乃珺和金域医学集团副总裁任健康担任主持。论坛上,专家、院长们还就“十四五”期间,我国分级诊疗体系建设和未来发展提出了切实有用的观点。一是强化政府在规划、布局,在体系的建设,尤其是一些薄弱的环节建设方面的责任,加快分级诊疗体系建设;二是增强医保、财政、人社等相关部门对分级诊疗工作的共识,明确定位,发挥各部门协同推进制度建设的合力;三是对制度设计过程中相对明确的政策需进一步实现落地见效。

以医联体之通解百姓看病难之痛

国家卫生健康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赵锐

县级医院是县域的医疗中心,在县、乡、村三级医疗网络中担当着龙头作用,也是承上启下的枢纽单元。如何在进一步提速增效的过程中,借助创建三级医院的时机补齐短板、革除旧疾、强学科、促创新、聚人才、兜网底,推动医疗服务质量提升和持续创新,这是当前需要广大县域医院集中思考的问题。

医联体是推进分级诊疗、提升县域医疗服务能力重要抓手。随着《医联体管理办法》等行业规范陆续出台,医联体建设已经进入规范化发展的新阶段。而要真正做到“以医联体之通解百姓看病难之痛”,还需加快构建相适应的资源配置方式、激励相融机制等,使老百姓能够在恰当的时间和地点,享受适宜的医疗卫生服务。

从分级诊疗制度政策演进来看,“十三五”期间,从指导意见发布到技术方案制定以及在全国推进的试点建设,再到以绩效考核为抓手的工具落地,分级诊疗的政策体系不断健全和框架顶层设计逐步完善;从建设成效上,我国通过完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推进四个分开,通过机制协同、要素整合推进资源下沉、质量同质,医疗机构间患者就医流向趋于合理,分级诊疗制度考核十大类指标整体进展良好。

 “十四五”期间,应以整体构建优质高效服务体系为核心,打造高质量发展的体系设计,从体系能力和保障制度等方面强化顶层设计,理顺整体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要求,更好地打造高质量、高效率、公平可及,以及保证可持续和具有韧性的分级诊疗的医疗体系。

永泰县医疗的“三降” “三升”

福建省永泰县总医院院长  任松波

医改是难度最大、风险最高的机制体制综合改革。永泰县总医院通过紧盯制度,调整架构、补齐短板县乡村三级联动等改革工作,推动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向纵深发展,实现县域医疗“三降”“三升”,并同步加快了构建城乡医疗健康的新格局。

位于福建省福州市西南部的永泰县,是一个只有38万人口的山区县,占地面积2241平方公里,辖9镇12乡。多年来,永泰居民习惯看病往福州大医院跑,费时、费钱还常常贻误最佳治疗时机。一方面,城区多家公立医院的优质医疗资源得不到充分利用;另一方面,部分边远乡镇村居医疗资源匮乏,群众“看病难”问题亟待解决。

2017年11月份,永泰县成立了以县委主要领导为组长的医改领导小组,组建公立医疗机构管理委员会,开始高位推进县域医改。2019年4月,总投资12,959万元的永泰县总医院中医院分院投入使用,新院区开设床位270张,达到二级甲等标准。

经过几年的实践和努力,如今的县总医院不仅在各项建设中均取得了初步成效,还获得“福建省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集体”荣誉称号。与2018年相比,2019年、2020年县域医疗实现了“三降”“三升”:县总医院平均住院日、县级医院城镇职工住院费用中的个人自付比例、城乡居民住院费用中的个人自付比例等3项指标逐年下降;县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诊疗人次数占医疗卫生机构诊疗总人次数、全县医疗服务收入占比、医共体成员单位医务人员人均收入等3项指标实现了递升。

巩义市就诊率提高的“良政妙方”

河南省巩义市总医院副院长  郜炎辉

医改是一项重大民生工程,新一轮医改的启动,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将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坚持“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基本原则,全面推进医改向纵深发展,构建紧密型医共体,落实分级诊疗政策是县域医改的“良政妙方”,更是破解医改这道世界性难题的“中国解法”。

2014年起,河南省巩义市人民医院在市委市政府、市卫生健康委的领导下,开始积极探索县域医共体建设。经5年多的充分实践,于2019年12月在郑州地区率先成立了由巩义市人民医院牵头,涵盖18家乡镇卫生院、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为一体的巩义市紧密型医共体即巩义市总医院,成为郑州地区首家紧密型医共体单位。

2020年是巩义市紧密型医共体建设运行的第一年,巩义市总医院在一年的建设发展中,总结出了“政府主导办、党建引领干、十大中心建、管理七统一、医防大融合、经费双打包”的可复制、可推广的紧密型医共体中原建设模式。在这一模式指导下,巩义市总医院县乡一体化发展成效显著,全年县域就诊率达到97.52%、基层就诊率达到68.3%,初步形成了巩义市分级诊疗有序就医格局。

做好三级医院创建系统工程

安徽省临泉县人民医院副院长  柳兆银

三级医院的创建工作是一项系统性工作,通过三级医院的创建工作,医院实现了从粗放式管理向精细化、信息化管理转变,提高了效率。

临泉县位于安徽省西北边境,全国人口第一大县。总人口230万,是近现代革命史上桐城起义的“故乡”。临泉县人民医院建院建于1950年,是一家三级综合医院。近年来,医院通过加强医联体建设,不断推动医院学科发展,提升业务技术和服务能力,形成了多个省、市级重点特色专科,为创建三级医院不断夯实基础。2020年度医院开放床位1947张,门诊人次120万,出院患者78917人次,手术22235例次。

学科为引,助推高质量发展

浙江省瑞安市人民医院副院长  潘可平

瑞安市人民医院坚持以学科建设为牵引,以临床为核心,以科教为支撑,强质量、提能力,推动医院高质量发展,医院学科能力得到持续提升,医院从做大逐渐转向做精、做强。

瑞安市是位于浙江南部的县级市,医院于1937年创建,时称“瑞安县立医院”;1987年,随着瑞安撤县建市,正式更名为“瑞安市人民医院”;2000年,顺利晋升国家三级乙等综合医院,同年,成为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三医院、温州医学院第三临床学院;2017年挂牌成立“瑞安市人民医院医疗集团”。

目前,瑞安市人民医院是一家集医疗、科研、教学、预防、保健、康复于一体的三级综合性医院。近年,医院新增省县级龙头学科2个,温州市医学重点学科2个,温州市医学重点专科2个;胸痛中心、房颤中心、心衰中心等3个中心通过国家认证,卒中中心通过省级认证,成功创建中华医学会糖尿病标准化诊疗示范中心、国家标准化代谢性疾病管理中心,2019年度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排名第153名,全省第19名,位于A序列。

 “医检4.0”赋能县域医疗

金域医学集团副总裁  任健康
金域医学已全面开启数字化转型,致力于构建以疾病和健康为中心的“医检4.0”,借力人工智能、医学大数据等,为县域提供便捷、精准、普惠的医疗服务,进一步赋能县域医疗健康事业发展。

为帮助县级医疗机构建立标准化、规范化的检验能力,金域医学通过协助县级医院搭建实验室,并提供医学检验与病理诊断的整体解决方案,优化地区检验资源配置。

在提升基层临床诊疗能力方面,金域医学以覆盖8大疾病领域、超过2800项检测项目补充县域检验能力短板,并参与建立疾病、检验与病理等专科联盟,积极参与多中心科研、多学科会诊,助力临床专科发展。

借助数字化手段和600多名病理医生组成的团队,金域医学还搭建了国内首张远程病理协作网,将顶尖的病理资源通过“云端”实现远程共享。

为提供医防融合的公共卫生服务,金域医学依托“大平台、大网络、大服务、大样本及大数据”等核心资源优势,参与国家“两癌”筛查、重大传染性疾病研究、慢性病与营养监测、突发应急筛查等公卫项目。而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金域医学第一时间主动出击阻击疫情,为国家筑牢公共安全防护网提供了强有力的检测支持。

来源:,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怎么建?这六个试点县的做法不得不看

下一篇

本周总金额逾9.3亿元,测评促信息化建设发展,超5000万大单将被谁斩获?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