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方流转迎机遇,医疗信息化将成关键!

处方流转迎机遇,医疗信息化将成关键!
文章摘要:2021年3月23日,宁夏医疗保障局发布《宁夏回族自治区“互联网+”医疗服务医保支付管理办法》,其中提到允许“互联网+”医疗服务定点医疗机构与定点零售药店签订协议。
2021年3月23日,宁夏医疗保障局发布《宁夏回族自治区“互联网+”医疗服务医保支付管理办法》,其中提到允许“互联网+”医疗服务定点医疗机构与定点零售药店签订协议,实现“互联网+”医疗复诊处方流转至定点零售药店。各地逐渐落实药房流转,究竟会带来什么呢?

我们梳理了之前各地两会关于“处方流转”相关发言,帮你理清思路。

路径:医院认证药店

医改进程推进到现在,医药最终会分开成了大家的共识。最为这个进程中不可缺少的一环,处方外流的避不开的话题。

作为一个近年频频被提及的话题,也是一个社会关注的热门话题,处方外流具体应该怎么呈现?医院处方怎么流出?药店怎么承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有怎样的标准?……这都是必须要解决的事。

河南两会,河南省政协委员、华润河南医药董事长陈威认为,医院认证药店是路径之一

陈伟表示,近年来受到医改政策的影响,尤其是药品零加成以后,医院院内药房成为医院的成本中心,在提高院内药房服务能力上缺乏动力和资金保障。这就为医药商业企业采取市场化手段,专业人干专业事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随着信息化技术水平的提升和社会对数字经济的接纳度加深,尤其是互联网医院为处方药线上流转提供了政策和技术上的保障。医药商业企业作为专业的药品流通企业有能力整合各方资源推动互联网+医药进程,因此采取医院认证药店的方式,既能做到药品质量的闭环管理,又以药店为服务场景,为患者提供更多的专业化药学服务。

在具体的实施路径上,陈威建议:由医疗机构牵头以目前医院门诊药房为标准,确定社会药店认证标准,包括但不限于软硬件、人员匹配、药品目录、生产厂家、价格品规、服务标准等。其次认证药店突破现有物理距离,可以广泛分布在全省范围内,方便群众就近购买药品。医院也将持续为认证药店提供保障服务支持,确保其管理和服务持续提升,例如定期对药店药师进行专业化培训。

“最后,应用‘互联网+医疗+医药’模式,将药店打造成医院的前后端。所谓前端,指患者可以在认证药店使用互联网医院实现线上轻问诊,同时也为医院起到引流作用。所谓后端,指认证药店可以为患者提供出院后的康复服务。”陈威说。

医院认证药店可行吗?

陈威的提议看起来合情合理,可行性也较高,不过,由医疗机构制定相关标准、认证药店,虽然能让药店接到处方外流的红利,但也不可避免的将药店放在了一个极其被动的位置,药店似乎是作为医院的“附庸”般的存在。

摆在药店面前的是两条路:一条是独自上下求索,寻求承接外流处方的方式一条是“屈服”与医院的规则和标准,虽然局面和位置被动,但能承接到医院处方外流的红利。

其实也说不上来哪条路更好,端看药店自己的选择了。

不过,医院认证药店应该是目前较受相关职能部门认可的方式之一,因为湖北省已经出台了相关政策。

近日,湖北省卫生健康委印发《湖北省互联网医院药学服务管理办法(试行)》明确,互联网医院可为患者提供处方流转服务,建立互联网医院处方流转平台,遴选入驻平台零售药店。

互联网医院制定流转平台零售药店的审核条件,督促平台零售药店加强药品质量、药品配送服务管理,指导零售药店进行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及用药交代等药学服务。

流转到平台零售药店的处方应严格按照互联网医院药品目录调剂,原则上调剂药品通用名、剂型、规格、包装及厂家应与实体医疗机构保持一致,销售价格参照实体医疗机构进行管理。

湖北省此政策和陈威的两会建议有极大的相似性,都是医院制定标准认证或遴选药店,医院为主导,药店相对相对被动。而湖北省政策的出台,也说明此模式可行性较高,不知道会不会成为现阶段最主要的处方外流路径。

广东两会:让电子处方流转起来

除了河南两会期间陈威的建议,广东省“两会”也发出声音:让电子处方在互联网医院、药店、快递间流转。

在1月23日开幕的政协第十二届广东省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上,农工党广东省委会提交了《关于促进在线医疗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建议》,提出,建立健全以患者为中心的医疗数据共享方式和制度,“以‘电子处方流转平台’为例,应配套出台规范性文件,或者检查结果、线上处方信息等互认制度,让电子处方按照‘医院--患者--药企/店--患者--快递’的路径流转,并且可以连接医保平台在线进行”。

这样,患者可以自行选择线上药店、选择有资质的快递公司送药,也能够促进各医疗机构与零售药店/药企等第三方平台高度融合。

此外,关于互联网医院的药供应和品配送模式,上海市政协委员李贤华也指出目前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她表示,上海市已有33家市级公立医院开展互联网诊疗业务,院均互联网医院在线问诊量累计超过3000人次,互联网处方累计近10万张。目前这些互联网医院的药品配送模式是医院自行打包快递,管理成本过高;上药或国药云药房打包快递,受限于各自代理药品目录,使同一张处方需拆分为2-3个包裹,也为患者带来不必要的经济负担。但如大部分药品需要自提,与现场线下就医差别不大。这些关于药品供应和配送的现实问题限制了互联网就诊的便捷性和可及性。

李贤华建议,建立统一的互联网医院“云药房”,统筹解决上药、国药和各家医院自制制剂的代储、供应和配送问题,为目前33家依托上海市公立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医院提供高质、高效的服务,为患者提供快捷、可信的送药上门服务。

处方流转,要打破信息壁垒

普遍观点认为,零售药店将是处方外流最大受益者。当然,这可能也将会是事实。

不过,处方外流要打通“外流”的关键点,最重要的是打破信息壁垒。药店与医疗信息系统对接是关键,加上配套的政策法规才能实现真正的处方外流。

处方共享平台能实现医院、医药、医保三方信息的互联互通、实时共享,也被称为处方外流的关键。只有药店、医院与医保在同一信息平台上,患者处方、药物、审方、医保支付等信息在各环节之中共享,才能实现真正的处方外流。

对于处方外流,政府和行业一直在做多样化的探索,不管是医院自建处方流转平台,还是局部地区或省级的处方流转平台,一直要解决的也是打破信息壁垒,以及如何保证平台更好运转的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药店要做的是如何找准自己的定位,做好自己的建设,主动参与到“医疗-医药-医保”这一闭环中,让这个流程能更好、更流畅、更高效运转,才能在处方外流中真正受益。

来源:搜药,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国家卫健委强调:加强区域卫生信息平台建设!

下一篇

当前背景下,数字医疗还将迎来哪些发展变化?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