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热议 | 数字化与公卫结合,将带来更多可能性!

文章摘要:数字化与公卫结合,将带来更多可能性 !

备受瞩目的2021年全国“两会”正式落下帷幕,疫情之中发挥重大作用的医疗信息化、医疗数字化成为热议焦点。

自从去年3月,中央提出“新基建”发展思路以来,由“信息化”到“智慧化”的升级之路就成为医疗产业的既定方向。今年两会李克强总理特别点名智慧医疗,并确定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措施,缓解看病就医难题。

3月10日,医趋势联手医师报主办“声音·责任”2021全国两会医界代表委员座谈会,邀请四位嘉宾出席,分别为:

  • 全国人大代表、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李甦雁;
  • 全国人大代表、邢台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陈树波;
  •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党委书记朱军教授;
  • GE医疗中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张轶昊。

政策端、医院端、产业端齐聚,共同探讨“常态化下,如何利用互联网、数字化手段提升公共卫生防疫实力”这一热门话题。

如果说互联网+医疗打破了信息孤岛,解决了医院间互联互通、信息共享的问题。那么智慧医疗就代表了以数字化、智能化为基础的数据分析以及决策支持,无论是使有限的医疗资源广泛可及,还是对医疗服务的品质升级,都有非凡的意义。

  

▲直播现场

智慧赋能,防疫“零差错”

近年来,一系列密集出台的新政,让智慧医疗逐渐突破“卡脖子”的瓶颈,一步一步走向高速发展的正轨。

  • 早在2017年7月国务院出台《国务院关于印发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的通知》,提出发展便捷高效的智能服务,推广应用人工智能治疗新模式新手段,建立快速精准的智能医疗体系。
  • 2018年4月,国务院在“健康中国2030”和“政府2015互联网+计划”的基础上,发布“互联网+医疗”倡议,提出支持二、三级医院发展各种数字医疗保健和远程医疗服务,包括对常见和慢性疾病的远程管理和诊断以及人工智能诊断能力。
  • 2019年9月,国家医保局印发《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首次明确了互联网医疗可以纳入医保支付范畴,为医保打通在线支付奠定上层建筑。

时至2020年,在政策和新冠疫情的催化下,智慧医疗的载体互联网医院迎来一场爆发。据统计,截至2020年10月,全国已有900余家互联网医院,相比2019年同期,高出三倍还多。

如果说加上数字化的医疗服务是一道“大餐”,那究竟味道如何,除了患者,一线的医务工作者最有话语权。

“在抗疫常态化的过程当中,我更加深刻的体会到,智慧医疗是为患者提供服务的重要手段。”北京大学肿瘤医院党委书记朱军教授分享道,通过智慧医疗的“云”手段,在诊断、治疗、用药等方面,均实现了医疗服务的创新升级。

  

智慧手段加持之下,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抗疫“成绩单”喜人:一方面守住了抗疫0感染、0差错的情况。另一方面又为肿瘤患者提供了更好的服务。充分彰显了数字化赋能的公共卫生防疫实力。

“疫情大考之后,数字化的医疗手段,我们会继续加强。”朱军教授表示。

全国人大代表、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李甦雁是一位眼科医生,同李文亮医生一样,需要近距离地接触患者,在疫情期间,她和同事们一直奋战在眼科急诊一线。

与此同时,李甦雁也是一位重大传染性疾病防控体系建设问题的长期关注者。她认为,应对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利用数字化手段实现远程医疗、远程问诊,加强传染病医院和各级疾控机构信息化建设,意义重大。

  

数字化助力公卫建设,充满新可能性

不得不承认的是,互联网+医疗的“身先士卒”,不经意中,打开了数字化医疗的想象力。

本次两会上,众多代表、多份议案聚焦智慧医疗建言献策,从宏观政策到微观执行都给出了真知灼见,数字医疗的未来备受期待。

座谈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邢台市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陈树波表示,数字医疗对医院的发展越来越重要,将来要把更多的数字化医疗技术应用到病人身上。他认为,医疗数据还有巨大的潜力尚待挖掘,应该继续向有益于患者的方向尝试。

  

如何将数字化技术应用到病人身上,起到辅助医疗决策、降本增效的作用,绝对是一项系统性工作。

在宏观策略方面全国人大代表、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议案建议中建议数字经济应在特定领域开展创新试点。他认为我国已经形成既不同于美国,也不同于欧洲的数字经济模式,在不少领域和环节构筑起相对优势,包括在互联网教育、互联网医疗、金融科技等特定领域,应该对传统产业的数字化升级予以关注,开展政府引导、市场参与的创新试点。

具体应用方面,全国政协委员、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院长胡豫建议我国应进一步拓展覆盖生命全周期的智慧医疗服务。完善“智慧+康养”服务,以培训提升老年人医疗健康APP使用率;推进“智慧+医防”服务,结合网格化医联体建设,对居民开展持续性健康监护和规范治疗。

对于任何的新物种来说,新鲜感会有,但发展路上的磕磕绊绊同样存在。

作为邢台市人民医院书记,身处地市级医院的陈树波,对于基层医疗数字化应用方面有最真实的感受,“基层公共卫生体系是比较薄弱的环节,特别是在城乡结合部,很难做到早期预警、早期发现,也是疫情防控的一个难点,亟需加强。”去年冬季,发生于河北等地的疫情就受到了深刻的教训。

两会之上,全国人大代表、小米集团CEO雷军就数字医疗如何赋能县域医疗服务体系提出了建议。他同样认为,县域基层医疗体系的数字化程度仍有待加强,预警调度效率可进一步提升,医疗资源亟需均衡分布。

另外,医疗数据缺乏统一标准、医疗数据系统不兼容、医疗数据安全保障与隐私保护不足等问题也是智慧医疗前进道路上需要及时清除的阻碍,成为会间热议焦点。

无论如何,从以上的种种建议和发言来看,在政策引导和市场创新之下,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智慧医疗时代正在加速到来。

借力数字科技,帮助中国人均预期寿命提高1岁

炮火之中,除了解决远程问诊需求外,医疗机构更需要与新冠病毒近距离“赤身肉搏”的重要武器,CT、呼吸机成了抗疫亟需物资,医疗设备厂商的灵活性、产品应急性价值凸显。

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十四五”时期,希望中国人均预期寿命再提高1岁。自从2019年开始,公共卫生体系改革的信号,就一浪高过一浪,一年强于一年。在技术迭代和社会进步之下,未来,利用智能化、数字化手段赋能医疗系统、升级公卫防疫体系的方向大局已定。

当行业各界为之努力的时候,有一个声音一定要时刻谨记——无论利用何种先进技术赋能医疗服务,最终的指向性,一定是使患者真正受益。

来源:火箭娱乐说,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推动数字化医疗创新 葛均波院士建议完善远程心电网络建设标准

下一篇

数字化改革在医疗行业有发展机会么?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