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云”不香了吗,为什么医院要“下云”?

“上云”不香了吗,为什么医院要“下云”?
文章摘要:在“上云”这件事上,医疗机构要避免哪些问题,该如何选择和规划?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等技术在医疗中不断落地,医院中出现了很多新业务新应用,同时也给医院信息化建设带来不少挑战,“上云”一度成为不少医院缩减成本,应对人员短缺、机房空间不足的选择。

近日,健康界了解到,一家医院(下称A医院)在几年前将分院PACS系统迁至云上后,期间使用未达预期,2020年又将数据从云上迁移下来。虽然该院“上云”的探索宣告结束,但该院信息中心王东(化名)告诉健康界,他依然觉得“上云是很好的方向,希望未来能像用电一样方便。”

在“上云”这件事上,医疗机构要避免哪些问题,该如何选择和规划?为此,健康界采访了两家医院信息科主任。

医院“下云”

“2015年,我们分院的PACS系统就‘上云’了。当时觉得云计算是一种趋势,而分院业务量不大,于是想通过分院来探索云模式。如果效果好,就在总院复制。”王东说。

坚持运营了5年,2020年,A医院决定将分院PACS系统“下云”,花钱将数据从云端迁移下来,重新用总院的系统进行覆盖。

此外,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信息部主任衡反修告诉健康界,2020年12月初,他们也将互联网诊疗业务从云端迁移至了医院本地。

“我们的互联网诊疗业务建设之初,是部署在云端,包括患者信息都在云端储存。当初设想是,云上部署一套,院内部署一套,数据定期转存到院内,但技术上有很多困难,一直没落实。”衡反修表示。

“上云”后有哪些问题?

“我们的系统,就像交通,刚开始很顺畅,突然前面两辆车刮擦就堵车,导致系统变慢了。这种情况经常发生,但是厂商的应急处理能力却参差不齐。”王东说,其次是服务不及时,厂商间容易互相推诿,导致问题得不到及时解决。

“‘上云’后我们也出了很多问题,包括光纤被挖断、域名注册不合规被管理部门屏蔽等。互联网管理挺严,可能哪点调整不对,网络就中断了。”衡反修说,像光纤被挖断这种小概率事件,他们去年就曾遇到两次,遇到这种问题,只能干等。“‘上云’后,最大的问题是不可控,但是在医院本地是可控的。”

同时,医院和医疗信息化企业对云服务不是很熟,而云厂商对医疗业务不熟,“几方互相都不熟悉的情况下,肯定会出问题。”衡反修表示。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信息科科长陆慧菁告诉健康界,需要对云服务的概念进行界定。有些所谓的云服务其实只是机房托管。真正的云服务,既有云存储也有云计算,并不是简单的虚拟化,还包括算力的叠加以及资源的合理调度分配。

虚拟化使用中最常见问题是系统速度变慢。据陆慧菁介绍,虚拟化虽然可以指定要多少存储、内存和算力,但无法避免高访问量时出现资源争夺问题,此时CPU的使用需轮流排队、时间无法控制。线下部署时,他们会尽量把不同繁忙时段的业务放在同一台物理机来解决资源争夺问题,甚至有些业务虽使用虚拟化,但也会独立占用一台物理服务器,以防资源调度问题而导致速度下降。如果放在云端,是无法知晓各业务系统所在的物理服务器性能是否能满足峰值时资源的需求,所以购买云服务并不是简单的把业务所需空间和算力加起来,而是需要与服务商一起深入探讨业务系统所需的资源(时间与空间)。

什么业务适合“上云”?

“上云”需要分类来看,能否保障网络流畅、业务的平滑性和连续性,不能靠云厂商拍胸脯保证。”衡反修认为,在“上云”前,应该对技术、链路和场景做好评估再下决定。

三年前,北大肿瘤医院也曾和某云服务商签订PACS系统“上云”协议,经过评估发现不合适,放弃了PACS系统“上云”,将云存储换成了其他内容。

“适合的就放在云上,不适合的不放或现阶段不放。”他表示,例如,医院官网、邮箱,或者与业务关联不大的小应用可以“上云”;而医院的核心业务系统,以及业务连续性比较高的系统,肯定不适合“上云”。

陆慧菁告诉健康界,广医二院的主营业务基本在总院主机房,对于分院来说也是在使用总院提供的“云服务”。除此之外,广医二院真正“上云”的业务有两种:一是远程备份,实时把数据同步到运营商提供的异地机房;二是为了跟其他医院数据共享与交互,建立医疗云平台,实现远程会诊、诊断等业务。

此外,简单的二级医院或社区医院大部分都已经“上云”,因为这些医院根本没有足够的人员来维护软硬件。实际上,医保系统对于医院来说也算是云服务的一种。陆慧菁认为,缺人又缺钱的小医院可以用医保机构和区域卫健委提供的系统,但系统可能缺乏一些内部管理功能,无法提供个性化服务。

理想的云应该像“用电”一样

虽然北大肿瘤医院已将互联网诊疗业务转移至院内,但衡反修表示,医院其他业务还在用着云,目前医院并不能完全离开云。

“例如,医院其实很难自己开发一个视频应用,这种视频流技术用的都是互联网技术,需要随时计算、记录,很难部署在医院内。包括AI技术,云上都有成熟的平台,如果部署在医院本地,成本会非常高,所以有些服务必须得用云,只能在用的过程中逐渐完善。”

衡反修认为,“上云”得分业务和场景,当医院慢慢掌握一些规律后,才会放心大胆使用和拓展。从趋势上看,如果未来云服务在链路、速度、安全上有保证,医院“上云”的业务可能越来越多。

虽然分院的“上云”探索最终以“下云”收场,王东依然认为“上云”是一个好的想法。他建议,云厂商、软件服务商应该在各方面充分达成一致,搭建一个高效的运营团队,当医院电话打过来,不管什么情况,都要协调解决好,就像医院的首诊负责制一样。

“就像我们现在的用电系统一样,用多少电就付多少电费。我既不需要建电厂,也不需要处理污染,什么都不用管。未来希望云也能发展到这个地步,这才是最理想的云,但也是一个长远的目标。”

来源:new healthcare,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医院绩效管理如何适应DRGs改革

下一篇

道阻且长,医疗服务价格成本改革依然在路上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