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保改革来真的!提醒医院、医生这4点

医保改革来真的!提醒医院、医生这4点
文章摘要:医保支付制度改革目标是明确而坚定的,方向是清晰而不会改变的。
自2018年国家医疗保障局组建以来,医保改革明显加速。最近,药品集采第三轮结束,耗材集采启动,心脏支架开标,骨科内固定材料在路上。30个城市DRGs试点即将启动实际付费,71个城市的DIP试点脚跟脚又来了,从计划看,2021年3月开启,年底前试点城市全部到位,推进速度那是相当的快。

作为改革的主力,医院、医生的实际利益必将面临重大调整,是积极主动变革还是消极等待观望,这是一个不得不直面的重大问题。

据听说,还有医生认为“DRGs和DIP就是一个笑话”。基于此,笔者今天就和大家聊聊药品耗材带量采购与医保支付制度改革到底是不是“笑话”。

带量采购要解决什么问题?

2018年11月14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方案》,明确了国家组织、联盟采购、平台操作的总体思路。

2018年11月15日,经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同意,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试点,试点地区范围为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11个城市,这就是引起业界地震的4+7带量采购。

2019年12月10日,国家医保局印发《关于做好当前药品价格管理工作的意见》,明确深化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制度改革,坚持“带量采购、量价挂钩、招采合一”的方向,促使药品价格回归合理水平。

2020年3月3日,上海市医药集中招标采购事务管理所正式发布《关于开展第二批全国药品集中采购上海地区中选药品挂网工作的通知》,开启我国第二批国家带量采购中选药品落地执行的序幕。

国家集采即带量采购试点取得了预期成效,总体概括起来就是探索“两个机制”、实现“四个效应”。

探索两个机制即:一是充分发挥市场作用,加强政府引导,完善药价形成机制;二是通过带量采购、量价挂钩,实现原研药和仿制药充分竞争,完善药品集中采购机制。

实现四个效应,即:一是药品降价提质。通过促进竞争,推动药品降价和仿制药替代,通过量价挂钩、及时回款降低医药企业销售费用和财务成本,进一步降低药品价格。通过设定质量门槛,带量采购,扩大市场份额,提升群众用药整体层次。两者相结合,实现让人民群众用更低廉的价格用上质量高效的药品。

二是药品行业转型升级。通过设定质量标准和带量采购,推动医药企业结构和产品结构升级;通过量价挂钩、保证使用、及时回款,规范了流通秩序、净化了行业生态;通过区域联动,推动药品配送企业规模化、集约化和现代化;允许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与原研药公平竞争,促进一致性评价工作。

三是公立医院深化改革。通过挤掉药品销售费用、改变“带金销售”模式,净化医务人员行医环境,促进合理用药;通过降价和替代效应,降低药品费用,腾挪费用空间,为深化公立医院改革创造条件。

四是医疗保障减负增效。通过上述效应,减轻群众医药费用负担,提高了医保资金使用效率,同时也为扩大医疗保障范围、提升老百姓的保障水平创造了条件。

医保重拳:一手降药耗价格,一手改支付方式

为了改变旧有的体制机制,医改进行了10多年的探索。实践得出的经验是“三医联动”是关键,医保是杠杆,药品耗材集采是抓手是突破口,但能不能真正发挥作用最终取决于带量采购降低的药品耗材价格能不能惠及医务人员,最终惠及患者。而要实现这一目标,集采降价并不是目的,因此医保支付制度改革才是核心是关键。

2017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基本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全面推行以按病种付费为主的多元复合式医保支付方式。指导意见同时认为,医保支付是基本医保管理和深化医改的重要环节,是调节医疗服务行为、引导医疗资源配置的重要杠杆。新一轮医改以来,医保对医疗服务供需双方特别是对供方的引导制约作用尚未得到有效发挥。

指导意见还要求,健全医保对医疗行为的激励约束机制以及对医疗费用的控制机制。建立健全医保经办机构与医疗机构间公开平等的谈判协商机制、“结余留用、合理超支分担”的激励和风险分担机制,提高医疗机构自我管理的积极性,促进医疗机构从规模扩张向内涵式发展转变。

根据文件精神,国家医保局于2018年12月发文开展按疾病诊断相关分组(Diagnosis Related Groups,DRG)试点城市申报,2019年5月确定在30个统筹地区开展DRG试点。2020年10月19日,国家医保局印发区域点数法总额预算和按病种分值付费(Diagnosis-InterventionPacket,DIP)试点工作方案。11月4日,国家医保局在各地申报基础上确定71个统筹地区开展区域点数法总额预算和按病种分值付费试点。

2020年10月29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明确指出,重点领域关键环节改革任务仍然艰巨,在深化医改方明确指出,要继续推进国家组织药品和耗材集中采购使用改革。

医疗机构、医务人员要与医保同心

 由此可见,医保支付制度改革目标是明确而坚定的,方向是清晰而不会改变的。当下医保改革所采取的这些看似“激进”实则“管用”的重拳,也许才是有可能起到打破僵局的务实之举,才是真正能够实现取消以药养医,拔乱反正,让中国医疗界真正走上以医疗服务获取高收入之路的有力举措。

作为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只有与改革同心、同向、同力,积极主动参与改革、转变观念、规范诊疗,在政策正向激励和约束机制下谋求自身生存与发展,也许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来源:中国医疗保险,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国家卫健委又提新要求,“互联网+医健”重点推进这五项工作

下一篇

未来五年的医改,3个“转变”是关键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