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理临床诊断数字化——医院信息化建设的最后一块拼图

病理临床诊断数字化——医院信息化建设的最后一块拼图
文章摘要:临床诊断数字化还处于发展初期,面临着诸多挑战。
病理作为公认的诊断“金标准”,在疾病的诊断、治疗乃至预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虽然经过多年的信息化建设,病理科的检查申请、报告等信息已经接入了医院的信息网络中,最关键的病理图像却由于传统的使用显微镜的工作模式而尚未数字化,从而无法便利地在科室间分享和统一管理及分析。

病理临床诊断数字化的优势

 
临床诊断的全面数字化,可以避免人工整理和分发物理玻片,可以大幅提升病理科的工作效率。首家全数字化的病理中心LabPON的研究表明,实现诊断数字化之后,一天可以节约19个小时。诊断数字化也使得多个院区之间可以统一管理,根据医生专长分配工作和平衡工作量,充分利用资源,提升整体的诊断效率。诊断数字化还使得AI等高级分析工具可以便捷地应用于诊断,从而提升定量诊断的速度和质量。数字切片的便于分享也使得病理走出病理科,更好地支持临床诊疗,从而提升医院整体治疗水平和加快患者周转率。
早期的病理数字化主要应用于科研和远程会诊。2017年美国FDA基于一项评估了约2000例病例的大规模多中心研究的结果批准了首个可用于病理临床诊断的数字病理系统。该研究证明飞利浦intelliSite数字病理系统得到的全切片图像质量与传统显微镜观测相一致,从而可用于临床诊断。千兆网、5G等技术的普及使得高达几个GB的高清病理图像的传输不再受限, 海量数据的存储成本也在逐渐降低。由此,病理科临床诊断的全面数字化已经逐渐走入现实。目前世界范围内已经有LabPON等几十家病理中心或者实验室进行了全数字化的升级。在大中华范围内,台北荣民总医院率先从2019年开始分三期进行了全数字化改造。可以讲,病理临床诊断的数字化时代已经开启了。 

病理临床诊断数字化建设的要点

 
与早期的远程会诊等应用场景相比,临床诊断会产生海量的数据,因此除了高通量全自动的扫描仪外,还需要完整的IT系统以实现对海量数据进行高效的管理和存储。每张切片全切片根据尺寸和压缩程度不同,大小在几百MB到几个GB之间。一个中型病理科每天产生的数据也至少有几个TB,每年需要存储的数据则要到PB量级。由此可以看到,全数字化建设实际已经是相应信息系统的建设,相关投入也要超过了扫描仪的成本,需要丰富的影像信息化的经验和完善的系统设计。考虑到巨大的投入成本和科室转换工作模式所需要的适应过程,数字化建设最好分期分步实施。这也要求相应的系统和设计具有可扩展性。当考虑到长期存储的经济性时,也需要仔细评估数据格式的压缩程度,以降低医院长期的使用成本,如iSyntax格式就采用了分级存储的技术,避免了冗余信息,大幅节约了存储空间。
数字病理系统也需要与现有的LIS等信息系统集成,避免形成信息孤岛,减少重复操作,才能真正提升诊断效率。与信息系统的集成可以使医生一目了然的获得患者的全部信息,从而做出更明智的诊断,提升诊断信心。而病例的诊断状态也可以同步到LIS系统中,医生所做的标注、截图等都可以直接导入报告系统中,无需额外的操作,提升了医生的工作效率。科室主任可以方便地实时查看各个医生的工作量和进展,及时调整,也可以便捷地进行质控和评估。
临床诊断数字化还处于发展初期,面临着诸多挑战,数据的长久可用性就是其中之一。与放射影像相比,病理影像是高分辨率的彩色图像,尺寸巨大,需要大比例压缩,目前尚没有形成类如DICOM那样的统一的图像格式。格式的不同导致各厂家的软件对于其他厂商的图像的支持能力不同。所以只有如iSyntax这样完全开放的数据格式才能保证数据长久的可用性。同样的,诊断系统的兼容性对于医院未来的发展也是至关重要。
数据的安全性也是部署信息系统时所需要考虑的要点。与常见的远程会诊中使用的公有云方案相比,服务器部署在医院内网可以保证数据不出院,医生远程访问通过VPN进行,从而提升了数据的安全性。而作为承载患者重要数据的数字病理诊断平台,系统的安全性也需要得到验证。比如飞利浦的数字病理系统在2016年就通过了美国国防部信息认证程序DIACAP,证实了该系统的安全和可靠性。

来源:中国数字医学,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国家医保局公布区域点数法总额预算和按病种分值付费试点城市名单

下一篇

智能化、全闭环,森亿智能单病种质控管理解决方案发布!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