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医院正大步走来

智慧医院正大步走来
文章摘要: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业界对卫生健康信息化建设、智慧医疗有了更多新的认识。

 当前,我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取得重大战略成果。在此背景下,业界对卫生健康信息化建设、智慧医疗有了更多新的认识。在近日召开的“2020全国深化医改经验推广会暨中国卫生发展高峰会议”上,来自各地卫生健康信息化建设领域的专家、医院管理者、政府官员等,围绕“智慧医院”“云端健康”等话题,展开了对话和探讨。

医院信息化建设如火如荼

     国家卫生健康委统计信息中心药物信息管理处副处长陆建成表示,我国医院信息化的发展历程主要经历了3个阶段。20世纪70年代,以财务核算、收费为核心的医院信息化建设起步;2009年新一轮医改启动后,医院信息化逐步进入以业务应用为导向的发展阶段;2016年召开的全国卫生与健康大会明确了以数据化、智能化为导向的医院信息化发展方向。

    近年来,国家卫生健康委陆续制定发布了《医院信息平台应用功能指引》《全国医院信息化建设标准与规范》等,从惠民服务、医疗业务、医疗管理等方面设计了九大类122项应用,进一步推动了医院信息化的规范发展。医疗健康信息标准体系不断完善,目前已经立项研究信息标准283项,正式发布256项。

    国家卫生健康委统计信息中心针对5000家医院开展的一项调查显示,93%的三级医院制定了信息化发展相关规划,二级医院的占比也达到了69%。

    目前,全国已有19个省份依托互联网或专网建成了统一规划的远程医疗网络平台,有158家互联网医院获得资质审批,“互联网+”医疗保障结算服务也在稳步推进。

    在国家出台的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指标体系中,“电子病历应用功能水平分级”是信息化建设方面的唯一指标,分值为30分。

    “推动医疗机构信息化建设,不仅有政府的政策引导,也有来自实际工作的需求。不久前,以智慧医院建设为主题,我们组织召开了一次研讨会,报名爆满,我几乎每周都会接到要求参会的院长打来的电话。”通过一个实例,国家卫生健康委医院管理研究所所长叶全富道出了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智慧医院建设,在全国如火如荼开展的景象。

    据了解,智慧医院建设主要包括三大模块,即面向临床业务,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智慧医疗系统;面向医院管理,涵盖物资、运营、科研、后勤等方面的指挥管理系统;面向患者服务,涵盖诊前、诊中、诊后等环节的智慧服务系统。这些方面正是构成我国智慧医院评价标准的主要框架。

智慧医疗是信息化建设核心

    “全新的电子病历系统,可以电子病历(EMR)为核心,实现与医院信息系统(HIS)的一体化,帮助医院在智慧医疗领域大展身手。”浙江省人民医院党委书记洪朝阳表示,该院上线的这种信息系统可以实现多院区一体化,对数据模型、业务流程等进行优化和创新,支持云部署,支持集团化和医联体,可应用在手机、电脑等各种前端设备。有了这套信息系统,医院的智慧医疗建设就能做到以服务临床和患者为中心,实现医、药、护全流程闭环管理。

    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智慧医疗系统,是医院信息化建设的核心和基础。为此,我国制定了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分级评价的行业标准,以全面评估各医疗机构现阶段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所达到的水平,为各医疗机构提供电子病历系统建设的发展指南。

    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分级评价工作开展多年以来进步显著。2019年度,全国共有7870家医院参评,医院平均级别为2.08级,初步实现了医疗信息部门内部交换。三级医院绩效考核政策出台后,三级医院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提升明显,从2011年的平均1.58级,基本无电子病历系统,上升到2019年的平均3.11级,实现了医院科室部门间的数据共享,完成了电子病历系统的初步建设。

    2019年度,全国电子病历系统功能应用水平评价达到7级的医院只有4家,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就是其中之一。但该院的智慧医院建设,不局限在临床医疗业务领域,还体现在运行管理与保障方面的信息化等方面。

    去年8月的一天,在盛京医院智慧运行和保障平台的手机App上,南湖院区1号楼A座1层药房A2冰箱监测点位,因温度超过上限发生报警;不到10分钟,运维人员就赶到现场,排除了故障。盛京医院副院长刘学勇说,运维人员在现场就将问题反馈给了药学部,保障了冰箱内的药品安全。“应用云平台、大数据、物联网、移动互联等新技术,可以让医院管理更科学、更便捷、更精细化。”

打破医院围墙更好服务患者

     叶全富表示,总体而言,我国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高级别医院数量偏少,大部分医院级别在3级及以下,目前还没有医院能够达到最高级别8级。

    尽管在单体医院应用水平评级方面没有“高峰”,但浙江省整体的信息化水平就是一个“高地”。

    浙江省推出的“最多跑一次”改革,被称为“一场刀刃向内的政府自身改革”。2018年,这项改革向公共服务领域延伸,医疗卫生服务领域成为第一站。连续3年,浙江省在医疗卫生领域推出了35项便民措施,利用信息技术打破医院围墙,逐步构建起了一个“掌上医疗卫生服务生态圈”。

    在浙江省,行政部门工作人员更愿意将“最多跑一次”改革简称为“跑改”。浙江省卫生健康委规划信息处处长黄凤介绍,在持续不停的“跑改”实践中,作为全国第一家政府主导的省级统一平台,“浙江省医院预约诊疗服务平台”目前已接入医院1000多家,实现了二级及以上医院全覆盖,拥有1200多万用户,已完成服务5800多万人次。

    改革前,平台的注册身份信息未能有效验证,预约诊疗行为存在大量黄牛占号、爽约等现象。改革后,通过与浙江省可信身份认证系统对接,对存量和新增用户进行实名校验,通过分析历史预约数据,自动排查、锁定潜在的黄牛账号。“2019年以来,平台共关闭黄牛账号超过6万个,将平均挂号爽约率从15%降到了6%,规范了社会就医秩序。”黄凤说。

    通过医院自助机打印检查检验报告,已经让不少患者感受到了服务流程的改善;但历史报告整理困难、容易丢失,医院间检查检验数据不共享等问题,总是让人觉得“还差点火候”。在“跑改”的推动下,浙江政务服务App“浙里办”逐步开放了个人检查检验报告查询,实现了跨院、跨地区共享调阅报告,而且会在患者再次接受近期做过的检查检验时及时提醒,从而减少不必要的重复检查。黄凤介绍,截至目前,省级平台已实现检查检验结果共享1.7亿多条,医生诊间调阅与患者自助查询760多万次,诊间检查检验重复提醒50多万次。

    此外,浙江省构建了全国首个“服务+监管”为一体的互联网医院平台,全面应用医疗机构、医师、护士电子证照,目前已接入550家医院,共有5.7万名医生在平台备案。2020年以来,平台已开展在线服务660多万人次,其中包括104万次在线处方。

来源:健康报,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互联网医疗,繁荣背后的思考

下一篇

不能做“一厢情愿”的互联网医院 瑞金专家谈三大思维误区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