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院谁主未来:公立还是平台

互联网医院谁主未来:公立还是平台
文章摘要:公立互联网医院VS平台型互联网医院,谁更胜一筹?

在疫情的推动下,公立医院在2020年上半年出现了一波密集建设互联网医院的大潮,据有关媒体统计,截止5月份便有近100多家公立医院上线了互联网医院。笔者上半年被问及最多的问题,便是公立互联网医院上线后,平台型互联网医院的生存空间和发展问题。作为参与过两种类型互联网医院筹建的笔者,在此谈一谈自己的浅见。首先阐述一下两者的概念:

公立型(二类) 平台型(三类)
定义 实体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医院,增设第二名称 依托实体医疗机构独立设置的互联网医院
主体 主体医院 企业
监管 均需与省市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管理平台对接,接受监管

一、定位差异

由于公立医疗机构承担着照顾广大人民群众基础医疗的服务需求,具有非营利性和公益性的特点,所以在服务价格上需要体现普惠医疗,又因为支付对接医保严格受到监管,使得服务价格被锁定,由此能够提供的服务基于成本的考量,便只能涵盖基础医疗服务的范畴。就像疫情期间勇往直前的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公立医院永远是充当国家对人民健康兜底的英勇角色,而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则有一定空间通过市场化运作,提升医疗服务的竞争力和品质,像华为一样,照顾个性用户的需求,能够面对一定的市场竞争。

公立互联网医院 平台型互联网医院
诊疗费 监管定价 价格备案
价格区间 平价 市场定价
支付 医保 医保/商保/自费

二、运营机制差异

基于主体的定位不同,两者在功能设定与经营方式上有着各自的特点。由于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价格受到医保的监管,导致了不能灵活增设服务内容,解决的是基本医疗问题。在医疗服务模式上,平台型互联网医院更为丰富,包括基础的问诊,主动医疗的概念,以及价值医疗的服务。并且由于服务形态的丰富,吸引对应的用户支付,又能形成有竞争力的价格分配机制,调动科室、医生以及第三方合作伙伴的积极性,如此一个良性的循环。举个例子,最近比较火的直播短视频与知识付费,能够在平台型互联网医院玩转,但是知识付费的收入却进不了公立互联网医院名目。

三、服务流程体验差异

一个明显的感受就是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建设更偏行政主导型,而平台型互联网医院偏向市场运作。我们就流程来感受一下对比:

公立互联网医院 平台型互联网医院
预约 部分需预约 自主选择,即时/即时/非即时
排班 排班,占用医生固定时间 自主选择,时间灵活
诊疗费 监管定价 市场定价
医生露出 弱化医生个体 主打医生(团队)品牌

由行政导向的公立互联网医院,大多由线下既有的生产系统衍生出的线上服务,会有相当多的流程迁就或者照搬线下,比如问诊需要预约,排班时间被固定,诊疗价格参考了门诊价格,还有一些专科门诊,医生的姓名是不露出的(不指名挂号)。好处是遵循线下就诊管理秩序以及现有的生产关系,但作为用户,忍不住吐槽一下,已经2020年了,线上问诊还强制要预约…没准去线下挂号还能更早看上医生呢?

在如今多数互联网医疗平台,都能做到12小时内回复的情况下,某些省份的监管还需要问诊如同春运买票一样提前一周预约,或者严格约定看诊时间,上一个患者的问诊没有完全结束,医生无法回复下一个患者,只能进入等待的队列,以这个规范可能比线下门诊还要低效,更谈不上释放互联网突破时间空间提供服务的能力。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国家卫健委远程医疗中心卢清君主任谈到的“希望各大医院将互联网医疗运营机制委托给第三方平台”的原因吧。

综合上述三点,公立医院大量上线互联网医院,是否会影响第三方平台型互联网医院的发展?在笔者认为是,二者的关系是相互补充,相互前行的良性合作关系。根据丁香园对于1万多名医生的调研,70+%的医师表示,医院并不限制他们参与第三方医疗平台的合作。

医生是在线医疗的参与主体,不论是公立医院的互联网医院,还是平台型互联网医院,笔者一向鼓励大家尝试。因为互联网时代,患者的就医路径已经慢慢改变,很多患者都是先上网搜索,然后找医生,再去到医院。在尝试之后,会发现各式各样的问题,譬如要适应患者网上的新就诊习惯,在互联网上,如果还是简单冰冷的回复,病人会用脚投票马上就走开,甚至给出用户评价,不像在门诊,挂了号付了费,体验不好患者或许也就忍受下来了。

从调研也可以看出,医生们对于拥抱互联网的态度一年比一年积极,但是由于种种原因参与有限。机会属于先行先试先调整的人,在疫情长期存在的情况下,通过互联网医院这种新的方式执业,在使用过程中对比,才能得出哪种形态对医生个体品牌建立更有友好,哪种土壤更适宜生长的结论。逐渐地形成线上服务人数增加→门诊病人流量增加→临床团队和研究团队构建→研究成果产出→个人、团队和医院品牌建立→线上病人增加,形成正向的循环。这是第三方独立设置的互联网医院的机会,对于中青年医师,这也是一条快车道,可以追赶上高年资的医生。
总结一句,公立互联网医院VS平台型互联网医院,让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从长远来看,当医生选择平台拓展自己IP势能的时候,笔者还是看好与企业的合作,因为当个人和组织的关系变得不再高度依附于组织的时候,个体就可以变成一家业务单元,并且完成与世界的最短链接。

来源:医言医信,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重磅:中央深改委通过《关于进一步规范医疗行为促进合理医疗检查指导意见》

下一篇

【干货】医院数据库安全建设经验分享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