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第一“磅”!县域医共体硬核智囊团名单公布

文章摘要:刚刚,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印发《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专家组人员名单和工作职责的通知》

振奋!2020年国家卫健委的第一份重磅名单就关乎基层医疗。

刚刚,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印发《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专家组人员名单和工作职责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通知》明确,专家实行聘任制,每届聘期2年。建立动态调整机制,不能胜任工作或自愿申请退出的专家,可解除聘用关系。

01

58位专家共涵盖全国26个省份(自治区)

医共体目前正处于“如火如荼”的探索期。国家卫生健康委相关司局负责人曾表示,全国已组建3000余个县域医疗共同体。

随着2019年《关于推进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的通知》以及《关于印发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试点省和试点县名单的通知》的发布,2020年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以下简称县域医共体)必将成为县域医改的重头戏。

对于这份《紧密型县域医疗卫生共同体建设专家组人员名单》,《健康县域传媒》记者梳理发现,从人员构成来看涉及政府主政者、医疗卫生领域专家、医学院院长教授以及县域医院管理者。其中,10位县域医院管理者入围专家组名单,他们是:

黑龙江省伊春市铁力市医疗服务共同体理事长史家明

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医院院长孙喜琢

福建省三明市尤溪县总医院党委书记杨孝灯

浙江省金华市东阳市医共体管理中心主任、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应争先

甘肃省庆阳市西峰区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邵亚洲

河北省衡水市故城县医院党总支副书记、院长居艳梅

广东省阳江市阳西总医院总院长洪家文

安徽省滁州市天长市中医院党委书记、院长葛维朝

湖北省黄冈市中医院院长、黄州区总医院党委书记曾勇

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灌阳县公立医院集团常务副理事长熊国军

2019年,千呼万唤的紧密型县域医共体试点名单出炉。浙江、山西作为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试点省,北京西城区等567个县为紧密型县域医共体建设试点县,初步预估近800家,总数量超预期50%之多。此次公布的名单中,58位专家共涉及涵盖全国26个省份(自治区)。浙江省以5位专家居首,安徽、广东、陕西、湖北四省3位专家入围。

02

强力推进,医共体运行步入正轨

就在名单发布的同一时间,《健康县域传媒》记者采访了黑龙江省伊春市铁力市医疗服务共同体理事长史家明。

“在名单发布的前几天,我就接到了我们省卫健委的消息。有压力,也很荣幸。”史家明说,“黑龙江省县域医共体起步比较晚,前期省卫健委基层司的领导利用一段时间,在全省开展县域医共体的医疗机构做了摸底调查后,觉得铁力的医共体开展得比较‘仔细、踏实’,也有很多亮点,最后在全省范围内推荐了我们”。

“在医共体问题上我们往往会用一个词‘推动’,从侧面反映了这件事情比较难,牵扯的范围比较广,必须‘推’,才能‘动’。”史家明直言道,2018年5月7日,经市委深改领导小组讨论通过后,《铁力市医疗共同体建设实施方案(试行)》以市委办、政府办文件印发并组织实施,但进展不快。

《健康县域传媒》记者了解到,铁力市区域内医疗机构近20家,铁力市医共体成员单位九家:铁力市人民医院、铁力市中医院、双丰镇卫生院、桃山镇卫生院、神树镇卫生院、日月峡镇卫生院、王杨乡卫生院、工农乡卫生院、年丰乡卫生院,共有村所卫生室75个,乡村医生81名。

“成员单位中虽然都是乡镇,但其实每个乡镇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有的乡镇人多,有的相对人少,有的离市区近,有的离市区远等,我们的医共体是根据不同的医院采取不同的策略。”史家明说,利用乡镇的现有的条件,充分盘活他的资源,加强管理。目前争取在一些乡镇开展养老服务,这样话就解决了黑龙江省农村有一些贫困人口,包括五保户养老的问题。

“我是一位县域医院的院长,知道怎么去解决问题,有实践,但涉及到更多的顶层设计、政策法规以及政策方面的内容,自己还是有差距的。今后,要重点学习这些制度理论,最重要的是通过学习,争取用于我们的医共体体管理中。”史家明说。

03

强化服务能力,亮点与问题并存

谈及自身医共体的亮点和特色,史家明提到两点:一是启动“下午医院”,提升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二是成立中心药房,保证乡镇用药需求和安全。

作为龙头医疗单位的铁力市人民医院,由于辖区人口有限,加之区域内医疗机构较多,一般情况下,到下午患者就诊量会明显减少,根据这一特点,医共体制定了《关于开展个性化帮扶,建设“下午医院”的工作方案》。医共体牵头市医院,有序组织医院各科专家,走进益康、桃山、双丰镇卫生院建立的“下午医院”,开展错时服务。通过他们的言传身教,提升了乡镇卫生院医疗水平的同时,乡镇的患者节省了医疗费用并能接受良好的救治。

6月25日,铁力市医共体召开由全体理事会成员单位参加的工作会议。会上,传达并下发了《关于选派名医专家到基层医疗机构驻点工作的实施办法》和《名医下沉任务清单》。

另外,针对乡镇患者少,药品品种少,药品期效管理有待提高的现状,医共体在乡镇卫生单位实行中心药房式管理。明确市医院负责中心药房统一购入药品,乡镇卫生院可根据需求从中心药房购入药品,依据药品销售情况临期药品原路返还,从根本上解决了乡镇卫生单位药品不足、效期不好和药品的管理问题,确保患者用药及时和安全。

谈及目前医共体存在的问题,史家明也表现出了东北人的豪爽和直接。“一方面医保支付制度改革的调节作用未能发挥。另外医共体的‘互联网+医疗’建设处于初级阶段,未能实现对医疗管理、财务管理、慢病管理、绩效考核、人事管理等方面的信息化共享。”史家明直言道,受现有医保政策限制,医共体医保支付制度改革未能发挥调节和引导作用,医共体内各级医疗机构(牵头医院、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未形成利益共同体,未调动开展分级诊疗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我真正想把我们的医共体系建成多方共赢的局面。”史家明表示,老百姓得利,乡镇医院受益,县级医院无负担,政府省心放心的以人为本的整合型医疗卫生服务体系。

附件     

来源:县域医院院长联盟 ,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谷歌、苹果、英特尔们的“医疗数据隐私保卫战”:三种AI技术你最倾向哪一个?

下一篇

四部门联合下发通知:明确三点信息化建设要求,建立健全药品价格管理信息化制度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