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IT创新业务为何容易低于预期?

核心观点

医疗IT创新业务的现状:风口属性不变,难破“盈利之痛”。根据IT桔子数据,2018年,互联网医疗行业发生36件投融资事件,融资金额为98.84亿元,相较2017年融资额大幅增长。同时伴随着平安好医生港股上市,微医Pre-IPO融资,好大夫在线、丁香园、春雨医生等多个平台估值超过10亿美元。头部公司经营向好,行业将持续保持资本热度。但互联网医疗多年难破“盈利之痛”,对于纯线上的互联网医疗企业来说,很难获得高客单价和盈利。因为在医疗行业以往的盈利的空间还是在医药和诊疗上,诊费占比很少,核心业务需要企业跟医院形成协作。核心原因在于:医院掌握核心资源,互联网医疗无法触及核心业务。容易造成企业签了一堆医院,却什么也没干成的尴尬局面。因此我们认为,破局点在于:1)改变医院强势地位;2)医疗大数据将在医院与医保层面部分开放使用。

医院的强势地位将如何变化?公立医院控费成为新常态。医保局相对公立医院具备绝对话语权,公立医院控费将成为新常态。医保局在医保基金管理、医院预算管理与医药采购等方面拥有绝对话语权,公立医院强势地位将发生变化。1)自国家医保局履职以来,国家医保谈判、4+7带量采购等政策持续落地,进口药品无论是独家新药,还是已过专利期原研药,在我国集采环节持续降价已经成为常态。在合理用药前提下,降低医药费用是大趋势。2)医保局和对住院报销费用的结算模式是垫付式。就是病人住院产生的、应由医保报销的费用,首先由医院垫付,然后向医保管理部门申报,才能拿到汇款。3)公立医院的预算管理是“总额预付、结余留用”的方式。因此,公立医院控费将成为新常态。

如何实现医疗大数据的互联互通?医保与医院双管齐下。大数据互联互通是医疗走向精准化、智能化的基础,从实现跨院就医、打通院内院外、再到面向大健康等方面,医疗大数据串联起个人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也在各种医疗场景中创造了越来越多的应用可能。 1)医保局通过医保全国联网破除信息“孤岛”。医疗保障信息平台建设工程是通过搭建“全国版”医保信息平台,来解决各地信息系统碎片化、业务功能差异大等问题,实现全国医保系统内的信息互联互通。2)政策要求2020年,三级医院要实现院内各诊疗环节信息互联互通,达到医院信息互联互通标准化成熟度测评4级水平。在政策与成本的压力下,在政策与成本压力下,医院在创新业务层面合作意愿或增加。2018年是互联网医疗的政策大年,政策放开给予医院开展创新业务空间。与此同时,传统医疗信息化也将加快建设。

投资建议:从行业投资机会角度看,医疗信息化行业有两类公司将会受益:第一,医院与医保信息化,医保基金成为医院最大服务购买方,医保局对医保信息化和标准化有着天然诉求,在DRGs控费大势所趋下,医疗信息化建设进程将加速,推荐标的有:卫宁健康、久远银海、创业慧康、思创医惠;第二,创新模式变现,创新模式的变现的必要条件是,医院客户数量和质量较优者、互联网医疗、处方外流、辅助诊疗布局的先行者,以及医保卡位商保变现的创新趋势,推荐标的有:卫宁健康(“4朵云+1平台”布局)、创业慧康(中山模式)、久远银海(天津模式)。

风险提示:医院信息化建设水平不及预期;区域医疗信息化平建设不及预期;DRGs建设进程不及预期;关键假设可能存在误差的风险。

医疗IT创新业务的现状:风口属性不变,难破“盈利之痛

互联网医疗风口属性不变,2018年互联网医疗行业融资额大幅增长。根据IT桔子数据,2014-2018年期间,互联网医疗行业资本市场火热程度总体呈现波动趋势。2018年,互联网医疗行业发生36件投融资事件,融资金额为98.84亿元,相较2017年融资额暴增,但融资企业的数量却大幅下降。我们认为,近5年来,互联网医疗行业的投融资整体规模较小,以平安好医生、丁香园为代表的公司在商业模式和用户运营方面的探索和积累,行业将持续保持资本热度。 

头部公司经营向好。2018年,伴随着平安好医生港股上市,微医Pre-IPO融资,好大夫在线、丁香园、春雨医生等多个平台估值超过10亿美元。可以预见,行业接下来的竞争将是围绕用户入口和资源整合能力的竞争,是真正回归医疗本质的竞争。以平安好医生为例,公司2019H1实现总收入人民币22.73亿元,同比增长102.4%;其中,核心业务——在线医疗持续高速增长,实现营业收入3.36亿元,同比增长80.5%。

 互联网医疗多年难破“盈利之痛”。多年来,互联网医疗行业显示出了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市场空间。然而,行业中能够实现产生规模化收入和可持续盈利模式的公司寥寥无几。对于纯线上的互联网医疗企业来说,很难获得高客单价和盈利。因为在医疗行业以往的盈利的空间还是在医药和诊疗上,诊费占比很少。核心业务需要企业跟医院形成协作。导致赛道中多数公司的盈利模式尚在探索阶段。
 
核心原因:医院掌握核心资源,互联网医疗无法触及核心业务。我国医疗行业的现状决定了,在企业与医院合作中,公立医院体系长期处于强势的一方,掌握核心资源。互联网医疗企业与医院的合作如果只停留在帮助挂号、问诊的层面,没有触及核心业务,也无法建立有效的商业模式。最终,容易造成企业签了一堆医院,却什么也没干成的尴尬局面。

如何破局?1.改变医院强势地位;2.医疗大数据将在医院与医保层面部分开放使用。

1)医保局的成立将改变医院的强势地位,使得公立医院控费成为新常态,医院将高度配合医保局进行医保控费;

2)医保与医院双管齐下建设医疗大数据的互联互通,在政策与成本的压力下,医院将更有动力对医疗大数据部分开放使用。

 

医院的强势地位将如何变化?公立医院控费成为新常态

国家医保基金支付承压,医保局控费诉求明确。2018年,居民医保基金收入6971亿元,支出6277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23.3%、26.7%。2018年,居民医保基金当期结存694.6亿元,累计结存4372.3亿元。2018年,居民医保人均筹资693元,比上年增加88元,增长14.5%;人均财政补助497元,比上年增加58元,增长13.2%。

“三明医改”明确医院公益性质,降低医药费用,使得医保基金扭亏为盈。从2012年开始,三明市开展了医药、医疗、医保三医联动的公立医院改革。三明医改重点关注降低药品价格和控制医保次均费用,并将由此节约的医药总费用通过医保杠杆调节,用于提高医疗服务价格与医务人员薪酬水平,同时提升对居民的医保补偿能力。三明市城镇职工医保基金由改革前2.1亿元的赤字扭转为2015年1.3亿兀的盈余,城乡居民医保运H平稳。

医保三保合一,市级统筹。三明市整合24家新农合、城镇职工基本医保、城镇居民基本医保经办机构,成立三明市医保管理中心;将城镇居民医保与新农合合并为城乡居民医保;扩大城乡居民医保的用药目录和诊疗目录,与城镇职工医保目录一致。

三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持续下降。三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由2011年的47.1%下降到 2015年的25.7%,未来三明市药占比的理想水平为20%,达到发达国家药品管控的成熟水平。

 “三明医改”或将全国推广。8月22日,国务院副总理、国务院医改领导小组组长孙春兰在省委书记于伟国等陪同下,来到三明市尤溪县西城镇卫生院调研。早在2016、2017年,三明医改经验已经得到了国家层面的认可,2018年机构改革之初,新华社更是在撰文中指出,国家医保局的机构改革方案对其也有所参考。

医保局成为医疗最大支付方。中国医疗医疗保障局成立后国家医保局成立,将负责“三保合一”、组织制定药品、医用耗材的医保目录和支付标准及收费、招标采购政策等。国家医保局集合并了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城镇职工和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生育保险职责;原属于国家卫健委(原卫计委)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职责;原属民政部的医疗救助职责;原属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药品和医疗服务价格管理职责,成为医疗最大支付方。

医保局相对公立医院具备绝对话语权,公立医院控费将成为新常态。医保局在医保基金管理、医院预算管理与医药采购等方面拥有绝对话语权,公立医院强势地位将发生变化。1)自国家医保局履职以来,国家医保谈判、4+7带量采购等政策持续落地,进口药品无论是独家新药,还是已过专利期原研药,在我国集采环节持续降价已经成为常态。在合理用药前提下,降低医药费用是大趋势。2)医保局和对住院报销费用的结算模式是垫付式。就是病人住院产生的、应由医保报销的费用,首先由医院垫付,然后向医保管理部门申报,才能拿到汇款。3)公立医院的预算管理是“总额预付、结余留用”的方式。因此,公立医院控费将成为新常态。

 

如何实现医疗大数据的互联互通?医保与医院双管齐下

为什么医疗大数据要互联互通?大数据互联互通是医疗走向精准化、智能化的基础,从实现跨院就医、打通院内院外、再到面向大健康等方面,医疗大数据串联起个人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也在各种医疗场景中创造了越来越多的应用可能。

 

医疗大数据的互联互通分为两个方面:1)全国医保系统的信息互联互通;2)医院诊疗大数据的互联互通。

 

1)医保局通过医保全国联网破除信息“孤岛”。医疗保障信息平台建设工程是通过搭建“全国版”医保信息平台,来解决各地信息系统碎片化、业务功能差异大等问题,实现全国医保系统内的信息互联互通。

 

医保信息化尚未形成统一的标准化体系,医保局已开始医保标准化建设方面。

现有的医保信息系统至少存在三方面的严重不足。一是标准不统一、数据不互认,无法形成全国层面、区域层面的大数据,更谈不上进行有效的大数据分析;二是系统分割、难以共享,全国近400个统筹区几乎都自建信息系统,并分散在人社、民政、卫健等不同部门,导致相互之间衔接不畅;三是区域封闭、孤岛现象突出,各统筹区医保数据实行封闭管理,每个统筹区都是一个“信息孤岛”。

 

2019年6月27日,国家医保局对外公开《医疗保障标准化工作指导意见》的同时开通了“医保业务编码标准动态维护窗口”,医保疾病诊断与手术操作、药品、医用耗材、医疗服务项目4项关系到全国13.5亿参保人切身利益的核心编码标准正式上线。按照《意见》要求,到2020年,医保结算清单等其余11项信息业务编码标准也将落地使用。

2)医院将具备互联互通信息化基础。政策要求2020年,三级医院要实现院内各诊疗环节信息互联互通,达到医院信息互联互通标准化成熟度测评4级水平。2018年8月2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医疗机构信息化建设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将加强医疗机构信息化建设作为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的重要举措。《通知》强调了不断加强电子病历信息化建设的重要意义,提出要注意顶层设计、统筹推进,加强医院信息平台建设,使分布在不同部门的不同信息系统由分散到整合再到嵌合融合,逐步解决信息孤岛、信息烟囱问题,最终形成基于医院信息平台的整体统一的院内信息。明确要求到2020年,三级医院要实现院内各诊疗环节信息互联互通,达到医院信息互联互通标准化成熟度测评4级水平。

 

在政策与成本压力下,医院在创新业务层面合作意愿或增加。2018年是互联网医疗的政策大年,政策放开给予医院开展创新业务空间。4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紧接着《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相继出台,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在实体医院基础上,运用互联网技术提供安全适宜的医疗服务,允许在线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医师掌握患者病历资料后,允许在线开具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处方。

传统医疗信息化加速建设。1)医保基金成为医院最大服务购买方,医保局对信息化具备天然诉求。“三保合一”后医院在医保领域的收支核定管理权限将集中在医保局,导致未来医保局将对医院更具话语权。医保局对信息化与标准化有着强烈诉求,建立全国统一的医保信息基础平台和医保信息系统,破除“信息孤岛”;打造全国统一的医保公共服务平台,推进“服务均等”;发挥大数据在医保治理体系中的推动作用,提升“治理能力”。2)DRGs控费大势所趋,信息化建设进程加快。DRGs成为医保控费主要趋势,医保局实行各试点城市及所在省份要在国家DRG付费试点工作,确保2020年模拟运行,2021年启动实际付费。而信息化成为实现DRGs的先决条件。

 

投资建议

从行业投资机会角度看,医疗信息化行业有两类公司将会受益:
第一,医院与医保信息化,医保基金成为医院最大服务购买方,医保局对医保信息化和标准化有着天然诉求,在DRGs控费大势所趋下,医疗信息化建设进程将加速,推荐标的有:卫宁健康、久远银海、创业慧康、思创医惠;
第二,创新模式变现,创新模式的变现的必要条件是,医院客户数量和质量较优者、互联网医疗、处方外流、辅助诊疗布局的先行者,以及医保卡位商保变现的创新趋势,推荐标的有:卫宁健康(“4朵云+1平台”布局)、创业慧康(中山模式)、久远银海(天津模式)。

风险提示

医院信息化建设水平不及预期:医院电子病历推广建设进程不及预期;
区域医疗信息化建设水平不及预期:地区性的差异导致地方的区域医疗信息平台建设进程不及预期;
DRGs建设进程不及预期:DRGs方案的研发,地方政府的推广执行不及预期;
关键假设可能存在误差的风险:部分关键假设存在产业逻辑分析,与未来发生的实际情况可能存在偏差。

来源:国盛计算机畅想,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医保局究竟带来了什么?

下一篇

连万民:全国第一家互联网医院是怎么炼成的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