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护士离处方权还有多远?

中国护士离处方权还有多远?
文章摘要:“中国护理发展,现在是最好的时候。”香港护理专科学院院长黄金月说,有一个不得不谈的问题就是“护士处方权”。

护士处方权,是指护理人员在临床实践中被授予开具药物和相关检查的权利。

在美国等许多发达国家,通过设立拥有处方权的高级实践护士岗位,使得初级保健医生短缺和医生诊费高等问题得到缓解。而在拥有处方权之后,护理人员的工作职能和护理手段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在中国,处方权的授予被寄予了很多护理人的期待。2017年,安徽省发文确定护士处方权限,该省瞬间成为内地护理行业的改革“先锋”。同年,北京大学护理学院开启开业护士(NP)培养先河。这些都使护理人备受鼓舞。

如今进展如何?在近日的“一带一路”国际护理研讨会上《高级护理实践与专科护理》专场,相关问题引发业内人士的多角度探讨。

护理迎来发展契机

“中国护理发展,现在是最好的时候。”香港护理专科学院院长黄金月说,有一个不得不谈的问题就是“护士处方权”。她表示,在专科护士达到一定发展规模之时,赋予护士处方权,是多个发达国家及地区的成熟做法。

目前,英国、美国、芬兰、澳大利亚等22个国家和地区都开放了护士处方权,并有一定法律法规来保障和规范护士处方。黄金月介绍,实践证明,护士处方权可应用于轻微疾病,例如社区患者、姑息照护、疼痛管理等,并可降低医疗成本。

另一个重要契机是“护理成为一级学科”。北京大学护理学院院长尚少梅坦言,2011年护理刚被升级为一级学科,与临床医学、中医学、中药学平行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如今这么深刻的感受。如今看来,护理成为一级学科的这几年,为护理人才结构的改变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

“人才结构的改变,能够为我们为国家战略做出更多护理的贡献打下基础。”尚少梅说,护理行业也要抓住机遇。比如,“健康中国”行动的规划中,“全生命周期照顾理念”的提出,就是护理行业发展的契机。

破冰护士“处方权”

2017年,安徽省曾开展护士下沉到社区服务中心,补充全科医生岗位空缺。其中提到,在通过考核后,会为护士“发放”处方权,这一尝试被称为“破冰之举”。

此举旨在以城市医联体为载体,以高年资护士作为纽带,以老年人、孕产妇、婴幼儿3类人群,以及高血压、糖尿病、精神病、脑卒中康复4类疾病为工作重点落实分级诊疗,解决社区医疗资源紧缺问题。

安徽省医改办在其印发的《盘活优质护理资源,做实城市医联体试点工作方案(试行)》中提到:探索给予执业护士在高血压、糖尿病以及伤口换药等特定范围内的处方权,在医师的指导下开具处方。

消息一出,业内瞩目。

在政策实施一年之后,一位参与试点的高年资护士曾做了一项研究,数据表明:高年资护士进社区方案实施后,高血压患者血压降到相应目标值的比例从10.67%提高到74.67%,高血压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得到明显改善;92.00%的签约居民对近6个月接受的社区卫生服务表示满意;方案实施后社区的门诊人次和门诊收入均增加。

她还发现,社区百姓在各种管路的更换与维护、压疮护理、居家和社区护理的需求很大。在疾病预防、筛查,慢病管理方面,护士能做的也有很多。

另一位同行在社区主要是负责孕婴人群的健康教育,上门护理服务,同时兼顾社区院感、护理质量。她的感受是,基层居民对孕婴方面的知识非常缺乏,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给予居民的健康指导远远不够。而很多基本的知识和护理技能,完全可以由护士传播给居民。

但一涉及处方权的尝试,她们却表示“很无奈”。

一位高年资护士告诉记者,安徽省给予护士的处方权只是运动饮食康复处方,“这在医院原本就在护士职业权限之内。很多常规用药,处方权并没有真正对护士开放”。

她举例说,给婴儿测黄疸要找医生开化验单,开益生菌要找医生,孕妇化验小便要找医生……这样不仅使医疗流程变得复杂,对于增加患者对护士的依从性也不利。

她个人的见解是,对于很多常规用药,高年资护士甚至比医生还要清楚,“一定范围(排除病理类)的处方,护士完全可以开具”。

NP能否开启先河?

培养NP,或将成为护士职业权限通达到“拥有一定处方权”的一条路径。

2017年,北京大学护理学院作为试点,招收全国首批慢病管理高级执业护师方向硕士,开启了我国NP培养的先河。

NP(Nurse Practitioner)为在美国是高级实践护士(APN)的分支,除了具有预防疾病,促进、恢复健康和减轻疼痛这些职责外,在相关法律界定的范围内,NP还有诊断、处方、转诊建议的权限,不仅为患者提供直接的护理,还提供初级医疗保健。

在北大的试点中,核心课程“高级健康评估、高级病理生理、重症监护”也是国际上NP培养的核心课程。

NP的临床实践和一般的护理实习有所不同。北京大学护理学院一位NP在读学生介绍,工作中他们需要自己去管理病人,对病人进行整体性的评估照顾。从病人入院起,护士就要对他们进行定时的体格检查,做出疾病诊断,开具化验检查、治疗方案等,非常类似住院医的工作。

路径还有多漫长?

在护士处方权的实践上,各国也并非一蹴而就。

美国一向以护士就业领域宽著称。在美国,NP是一个医疗与护理结合的角色,可以在医生人力缺乏的时候,代替住院医师的职能。尤其在一些偏远或者医疗资源缺乏的地区,NP有效地帮助医生履行了部分对患者的健康照顾行为。

但这是经过近40年摸索的结果。跟很多新兴事物一样,NP刚开始发展时,受到来自各界护理组织、护理教育者、医生的抵制。因为在大家的认知中,NP是在跟医生“抢饭碗”。

但是在实际工作中,由于NP不但能够降低成本,而且与医生相比,可以花更多的时间与病人交流,并能给病人提供疾病预防咨询、健康教育等服务。因此,尽管对NP到底是“医生的助手”还是“从事高级护理实践的护士”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争论。美国等发达国家对NP还是采取了接纳性的态度。

放眼世界各国,从20世纪下半叶开始,护理专业在发达国家进入加速发展阶段。不管在深度还是广度上,护理职能都有了很大的提升。尤其是20世纪60年代,NP角色开展以来,开始在欧美国家迅速发展,从其角色定位、职能定位、培养体系、资格认证体系,以及立法事宜等方面都日趋完善,对于护理事业的发展起到了巨大推动作用。不过,对于我国来说,NP的发展仍处在含苞待放的起步阶段。

可以预期的是,随着医疗改革的不断深化,老龄化社会的到来,护士的角色也将发生深刻转变,获得处方权也许将水到渠成。

来源:健康界 作者:刘文阳,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面向“互联网+智慧医疗”的区域卫生信息平台研究与设计

下一篇

未来几年,中国医院床位或将严重过剩!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