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个全省范围处方流转,为什么落在欠发达的甘肃?

文章摘要: 全国第一个省级的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的启用,意味着甘肃省、市、县、乡(镇)、村五级医疗机构信息网络已经打通,患者可以通过线下药店等更多渠道获得处方药。
2019年9月6日,对48岁的糖尿病患者王云(化名)来说是一个好日子。
患病14个月来,她的生活已被以14天为单位切割为一段一段,每隔14天,她都要去医院挂号、复诊、拿药,每次候诊一小时、看病1-2分钟、等药20分钟左右,领取到费用为65.28元的药物。
王云是II型糖尿病患者,对药物的依赖不像I型患者对胰岛素的依赖那么厉害,但如果没有这两盒药,她的健康状况就有可能会变差,发生心、脑、肾血管动脉硬化性病变的几率会大大变高。
但9月6日这一天,跟上一次有点不一样,她通过“医院处方共享平台药房”,第一次在医院之外的药房拿到了挽救健康的药,省去了过去等候的20分钟时间。
更关键的是,下一次她可以在家里等候快递送药上门。就是说至少可以再省去1小时的候诊时间,这还不包括往返医院的折腾。
近日,甘肃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电子处方能够在全省范围实现流转的信息共享平台。在甘肃,像王云这样需要长期复诊服药的糖尿病患者还有200万人以上,他们都将是处方流转平台的受益者。
全中国糖尿病患者有上亿人,如果处方流转能在全国推广,仅仅在这一个疾病领域,理论上就可能为上亿人提供便利,假设每一位患者每次节约1小时,合起来就是上亿个小时,折算一下,差不多是——1万年。
那么,为什么第一个实现电子处方全省范围流转的是甘肃?

糖尿病患者的惊喜

9月6日上午,甘肃省人民医院的医生刚在电脑上敲完电子外延处方,按下“enter”键 ,王云手机上就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显示了四位数的取药编码,有了这个编码,意味着她无需再为取两盒药而在这个日门诊量4000多人的三甲医院排队20分钟。
 
她绕过拥挤的人群,走出了医院,来到附近200米的一家连锁药店。 
 
药店一周前刚改造完毕,硕大的店牌上标了一行红色字:“医院处方共享平台药房”,执业药师在处方药窗口早早地等待着第一批来取药的人。
△ 2019年9月6日,兰州市一家医院处方共享平台药店门口,该药店首次通过电子处方流转形式开售处方药
 
王云报出取药编码后,对方的电脑系统里获得对应的电子处方。确认后,她拿到了一盒盐酸二甲双胍片和一盒阿卡波糖片。
 
与此同时,这一过程被后台留存,处方是谁开出的,用在谁身上,又是谁卖了这两盒药,都一目了然。
 
选择在哪里取药的权利就这么落在了王云的手上,她还有点不敢相信:既可以去医院药房取药,也可以去就近药店取药,或者让他们快递送药上门。
 
不管到哪里取药,这两盒药都是同品同规同价。短信的最后已经写得很清楚:65.28元。如果选择药店(房)快递到家,目前来看,至少是药店(房)承担快递的费用。
 
9月6日,是甘肃省“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 启用的第一天。
 
这是全国第一个省级的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由甘肃省卫健委牵头,联合专业第三方处方共享平台技术搭建方易复诊共同建设。
 
这个平台的启用,意味着甘肃省、市、县、乡(镇)、村五级医疗机构信息网络已经打通,患者可以通过线下药店等更多渠道获得处方药。
 
据了解,有处方药售卖资格的大批药店都将在短期内改造完毕。
 
对于一个慢性病患者来说,排队取药还不是最头疼的事,频繁复诊才是。每次的药量只够维持14天,第15天,就要重新去医院挂号、复诊、拿药,病情没有什么新的变化,开的药每次都是这两盒。过去14个月,每次都是这样的经历,这实在不是一个好的体验。
 
于是,共享平台为患者提供的另一个便利就体现出来了。
 
医生给王云开出电子处方的那一刻,这份处方就被存入了一个巨大的流转平台,这个虚拟的传输过程,王云看不见,也摸不着。切身可感受的是14天后,她不需要再坐车去医院挂号,等上1小时,看病1-2分钟,拿回同样的药。
她只要在家里,在app上通过远程问诊,调出平台中的电子处方,再让线上的医生远程随诊、续方,线上付费后,药物就会在当天送达。此后无需多次往返医院,除非病情有了新的变化。
 
当然,远程问诊和挂号一样,也是要收费的。

中国第一个,为什么是甘肃? 

在医疗资源匮乏、分布不均而贫困人口居多的甘肃省,像王云这样需要长期复诊服药的糖尿病患者还有200万人以上,其中87万人为贫困患者。而远远超过糖尿病患者人数的高血压群体同样也无法忽视。
 
如何方便患者复诊,同时又要斩断医疗领域中不合理的链条,大幅降低人们的医疗卫生服务费用,这是甘肃省卫健委一直想做的事。
 
此前多年,甘肃省11家省级医疗机构、283家二级以上公立医院、1980家乡镇卫生院和社区服务中心,以及16160家村卫生室独享处方销售。2018年甘肃省各级医疗机构平均药品收入占总收入的25.47%,其中医院药品收入占总收入的27.11%,这个比例并不低。
 
而电子处方流转能够实现“医药分开”,斩断公立医院利益链条,给非医疗机构终端更多机会。

△ 2019年9月6日,王云(化名)在兰州市一家医院处方共享平台药店取处方药

 从2017年起,全国各地已有电子处方流转的试点,北京、天津、重庆、福州、西安等地先后颁布推行电子处方政策,希望公立医疗机构和零售药店信息互联互通。
 
但大多数试点地区只停留在医院和药店之间的流转。这是由于,各级医疗机构的信息共享平台未能完全建立起来,电子处方流转只能从医院单向流转到药店。
 
要在各个医院之间建立统一的接口和编码,需要大量资金。比如,床位数小于1000张的小医院,改造接口要花20多万元,而床位数大于1000张的大医院,则至少要50万元。大多数医院不愿意花这些钱去做没有太多收益的事情。处方外流还牵涉到药企、医药流通企业、医院、医生、药店等多方利益的重新分配。
 
甘肃省卫健委统计信息中心副主任路杰等人前期也做了一些调研,发现各地建设标准不统一,不联通,不能实时交换数据。要统一接口,当地公立医院动力不足。“医院的积极性不高,电子处方流转必须以政府来推动,打破原有的流转环节”。
 
2017年,甘肃省开始筹建省级全民健康信息平台,整合各级卫生行政部门和医疗机构的各类信息资源,健康档案数据库、免疫规划、妇幼健康、重型精神病管理、死因登记等各类信息系统全部与平台对接,实现互联互通、数据共享和实时交换。直到2018年4月,乡级和村级医疗的信息孤岛也被打通了。
 
“基于我们省级全民健康信息平台的基础,才打通各个接口。如果没有这个基础,省级处方流转根本就打不通。”
 
目前,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已接入上述平台,可以获得全省处方信息,此后,市场监督管理局、医保局和卫健委都可以接入,可以更快实现全省医保统筹账户在处方共享平台药店直接结算,也可随时监管电子处方的不规范行为。
 
今年6月,甘肃省卫健委选择了离省会兰州市只有75公里远的白银市先作为电子处方流转的市级试点。目前白银市每天的处方流转有100多张。
 
但从市级试点到省级落地,困难要多得多。
 
做省级处方流转意味着从单向流转到多向流转的阶段。“原来只要能共享电子处方就行,现在不仅共享,还要流转。角度不一样,需要的技术也不一样。原来你只要把接口都打通就完了,现在你拿过来的处方数据,得先进行相应的审核,审核过程中,可能还要做控费干预”,易复诊总经理马光磊接受八点健闻采访时表示。
 
现在,在这个电子处方信息共享平台平台上,省卫健委随时能看到每一个患者的就医信息,及时发现和监管不合理的诊疗行为以及处方。
 
按照计划,2020年,甘肃省二级以上公立医院将全部实现互联互通。
 
而对于人们最关心的医保问题,路杰说:“我们现在正在积极协调医保部门,下一步需要和我们对接的系统不仅仅是电子处方流转系统,还有互联网监管平台,都要和医保进行对接。所以我们和医保的对接是整体考虑,这个工作正在进行。”

来源:八点健闻 作者:吴靖,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公立医院实施多维度绩效考核如何做?这家标杆医院告诉你答案!

下一篇

国家医保局:4个层面,构建适应基层医疗发展的医保政策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