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信息化四痛点!HIMSS直言,中国系统对医生不友好

医疗信息化四痛点!HIMSS直言,中国系统对医生不友好
文章摘要:今天中国的医疗信息化发展像极了十年前的美国,医院的业务系统不是以患者为中心,也没有以真正的使用者—— 医生为中心。

全球除了美国以外,只有16家医院获得HIMSS 7级认证,而中国就占了4家(该数据截止于2017年)。HIMSS在中国的迅速普及过程,很大程度上证明了我国医疗界和企业界的信息化能力。

AMA(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美国医学会)前主席Robert Wah 和HIMSS Analytics全球副总裁 John Daniels,作为长期奔走于中美两国的医疗信息的专家,一语道出中美医疗信息互联互通进程的差距所在。

在HIMSS Analytics的全球副总裁 John Daniels眼中,中国医疗信息互联互通的程度像极了十年前的美国。许多包括技术、法律和商业等层面的鸿沟,仍须政府和业界携手逾越。

医药处方的信息闭环尚待形成

2016年的最新数据显示,在美国,医疗差错已经成为仅次于心脏病和癌症的第三大死因。John Daniels认为“最常见的医疗差错就是处方和用药差错。”

为避免流程差错,保障患者安全,近年来,美国医疗系统中的服务提供方、医药产业和保险业之间已经形成了以二维码为中心的数字化信息闭环。

在药品生产包装过程中,厂商按照单元剂量(unit dose)将药品打上二维码,便于其跟踪记录。极大降低了药品配送过程的差错率。

在药品分发环节,医生给患者开具处方之后,通过二维码,患者和其用药信息也被连接起来。通过扫描二维码,诊所或药房的药剂师可以在系统中立即获得处方信息,达到精准配药。

反观中国,大多数医院的信息系统仍然以医院业务为中心,即使在医院内部,大量用药信息仍然通过纸质处方记录,患者须自己带着处方奔走于医院的诊疗室、划价处和配药处,大量处方单和患者需要人工匹配。这不但增加了患者的时间成本,也增加了药品错配的风险。

医院信息系统平台缺乏整合

John Daniels认为,中国的医疗信息孤岛不仅体现在宏观的区域之间、医院之间,还存在于医院内部的不同业务和支持系统之间。虽然目前,大多数中国的医院已经围绕不同业务建立了HIS(医院信息系统),PACS(医学影像存档与通信系统),LIS(实验室信息管理系统),RIS(放射信息管理系统),EMR(电子病历)等信息系统,但建立这些系统的厂商各不相同,系统间缺乏兼容性和整合性。

今天中国的医疗信息化发展像极了十年前的美国,医院的业务系统不是以患者为中心,也没有以真正的使用者—— 医生为中心。因此,对于医生来说,现阶段,医疗信息化带给他们的不是更多便利,而是更多繁琐的工作。他们不仅要手动录入大量电子病历信息、医嘱等,还需要在不同业务系统的界面之间相互切换。

医生需要的是各业务系统间无缝连接的、一站式的、个性化的工作平台。实际上,现在大多数美国的医院已经建成了平台化的业务操作系统,医生在同一个界面中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查看患者的病历、医嘱、检验检查和影像等信息。有的医院甚至已经实现了临床决策支持系统的植入——一键式的临床决策支持系统,让医生得以在工作站中快速获得诊疗推荐方案,极大提高了医生工作效率。

电子病历不具有法律效力

相对美国,中国欠缺在法律上对电子病历的明确界定。1996年,克林顿政府签署了HIPAA(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法案。Robert Wah表示,该法案有两个基本功能,第一个是定义和划清电子健康数据的界限,为电子健康数据交换奠定了基础,第二个是保护个人电子健康信息的隐私安全。正是HIPAA的明确界定,很大程度上扫清了医院和保险公司等机构之间交换患者电子病历的障碍,让信息交换变得无纸化、快速和便捷。

而在John Daniels看来,电子病历在中国推广的一大瓶颈,还在于其尚未确定的法律地位。2010年,美国对《联邦民事诉讼规则》进行了修订,加入了电子证据开启条款,EHR(个人健康档案)中的电子文档或记录和纸质病历一样,都可以作为法律诉讼的证据。

反观中国,大多数医疗机构的电子病历尚不具备法律原件证据资格。实现电子病历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是其作为证据的三个必要条件。

目前,由于我国医疗信息化启动晚,电子病历真实性难以保障等问题,具有明确法律效力的还是纸质病历。大多数时候,患者甚至无法获取自己的病历。只有当医疗纠纷发生,患者和医院需要对簿公堂的时候,医院才会把病历打印出来,以纸质病历作为法律证据。

实际上,复印病历相当耗费人力财力和物力。患者申请复印病历前须填写申请表、通过医务科审批,还要到病案室办理相关手续。一项对9所医院患者的调查显示,2012年,67.1%的患者复印病历需要2天或以上时间,69.4%感觉复印病历时间久,70%认为医院复印服务质量不高。

人为因素和商业竞争阻碍信息共享

在Robert Wah看来,信息互联互通的程度不够,更多阻碍来自人为因素和商业竞争,而非技术瓶颈。中国即是如此,而在市场化程度更高的美国,商业竞争问题更为突出—— 因为利益格局、资源争夺等因素,两家医疗机构拒绝分享医疗信息的例子比比皆是。也正因为如此,真正的信息互通只存在于一些大型医疗集团内部,如凯撒医疗集团、梅奥诊所等。

除却机构间的竞争,同一机构内部不同组织间必须理顺工作流程,做到相互协调,才能保证其内部信息的共通,以及相互的可操作性。

随着越来越多社会资本进入中国医疗系统,在市场化的过程中,恶性商业竞争也必将成为中国医院分享信息的一大阻力。

来源:贝壳社,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医保局新目标!年底前,一半以上二级定点医院要做到这件事!

下一篇

不舍得进行信息化建设的民营医院,面临着智慧化换道超车机遇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