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医疗:烧钱之后,问题依旧

互联网医疗:烧钱之后,问题依旧
文章摘要:尽管有政策加持,但互联网医疗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

互联网医疗,即互联网+医疗,是互联网在医疗行互联网医疗,即互联网+医疗,是互联网在医疗行的医疗信息查询、电子健康档案、疾病风险评估、在线疾病咨询、电子处方、远程会诊以及远程治疗等多种形式的健康医疗服务。

从就医过程的角度来看,互联网医疗能够从健康管理开始,一直到身体出现问题后的康复与后期跟踪,是对人体的全方位管理的过程。

互联网医疗投资,伴随国家政策的倾向炒的火热,正式成为所谓的“风口”,大量投资机构纷纷转向,可投后才发现“破门而入的门外汉,还是无法摸清医疗领域的大石”。

大多企业天使轮融资即毙命,“虚假痛点”成死亡主因

仅2016年,就有共计38家互联网医疗创业企业死亡

据统计,2016年互联网医疗死亡企业共计38家。在这38家企业中,总融资额为965.5万美元,已经获得A轮融资的总额高达666万美元,占比69%;获得天使轮融资的总额为299.5万美元,占比31%。

 
其中,已经进入A轮融资的企业有7家。互联网医疗中泯灭的企业中绝大多数都处在天使轮,被收购已是万幸。

 
“虚假痛点”成互联网医疗企业死亡主因

虚假痛点、巨头碾压、盈利模式模糊以及烧钱过快等都是导致互联网医疗企业最终走向死亡的原因。数据显示,这些死亡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中,没有找准市场痛点是其死亡的主要原因,占比42%。

 
例如死亡处在天使轮的企业,因没有探索出合理的盈利模式或者成熟的运营模式,这些企业在“烧“”完天使投资人的资金后,就会因找不到新的投资而进退维谷。

随着内地、香港两地资本市场的接轨,A股和港股都逐渐向规范化发展,互联网医疗擅长以“讲故事”的方式阐述痛点似乎已经过时,只有真正有实力的互联网医疗企业才能被投资者青睐、获得长久的发展,在行业中生存下去。

互联网医疗尚未打通与医保移动支付的壁垒  

不支持医保结算

在现行的制度下,大多数互联网医疗活动尚未纳入社会基本医疗保险体系,这成为制约互联网医疗发展的重要因素。在互联网医疗平台无法与医保结算打通的情况下,患者通过平台支付的费用就不能报销,影响了患者通过分享平台就医的意愿。此外,医疗保险的移动支付结算也是一个难点。

支付平台限制多

根据国家信息中心数据统计显示,2016年6月,深圳市成为全国首个开展医疗保险移动支付试点的城市,共有17家医院参加,市民可以通过支付宝、微信和平安壹钱包三家支付平台结算。但是在支付宝平台上只有少部分阿里系医院才可以使用,导致医疗保险移动支付难以覆盖占大多数的非阿里系医院。

 
杭州作为移动支付较为发达的城市,也于2017年6月正式开启试点医保移动支付。目前,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已经率先试点,九洲大药房九莲新村店也开始试点手机刷医保支付。

但是总体来说,目前我国医保移动支付进程缓慢,像北京、上海这些一线城市还没有明确的措施支持医保移动支付的发展。互联网医疗及医保体系与医保移动支付体系之间的隔离,是导致当前互联网医疗发展进程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

医生多点执业受限,线上三甲医院的医生微乎其微

丁香园联合麦肯锡公司对我国各地35500位医生做的调查显示,39%的医生拥有多点执业的经验,但业内人士同时也指出,这39%的比例,有很大一部分是在医联体内或定点帮扶单位的,离真正意义上的多点执业仍相距甚远。

 
综合来看,医生多点执业政策落地难的原因主要有二:

①公立医院之间竞争激烈,专家级医生是医院的招牌,医院的管理者不希望自己医院的医生去别的医院执业;

②在目前的编制管理体系下,医生是“单位人”而不是“社会人”,医生个人的职称评审、职务晋级、工资福利、学习进修等各个方面都与所属医院密不可分,这种依附关系让不少医生对多点执业持观望态度。

如何通过多点执业形成高效流动的医疗人才市场,成为摆在互联网医疗面前的一个重大难题。2017年国家卫计委发布《医师执业注册管理办法》,允许医师在省、自治区、直辖市范围内的多家医疗机构进行注册执业,且每个医师都必须确定一个机构作为其主要执业机构。

政策落后于发展需要,医疗机构、医生管理限制多

政策法规落后于现实发展需要

在现行的医疗卫生管理体系中,大部分政策法规针对的都是线下传统医疗机构,在执业类别、资质审批、医疗规范等方面,一些规定明显不适用于互联网医疗这一新生事物的需要。

医疗机构管理限制多

从对医疗机构的管理来看,2014年卫计委发布的《关于推进医疗机构远程医疗服务的意见》指出,“非医疗机构不得开展远程医疗服务”,并且“医务人员向本医疗机构外的患者直接提供远程医疗服务的,应当经其执业注册的医疗机构同意,并使用医疗机构统一的信息平台”。按照这一规定,大多数在线问诊平台的服务均不合规。

医生管理严格

从对医生的管理来看,《执业医师法》明确规定:医生只能在注册医疗机构开展执业活动,医疗责任由医疗机构承担,医生并不具备独立、自由的执业权利。按照该法律规定,医生参与互联网医疗活动将大受限制,甚至根本无法参与。

来源:中卓科技,文章为原文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医信邦立场。

0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猜你喜欢

文章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后发表评论

需求发布

上一篇

AI医疗与人类疾病的竞跑:5G落地,就像“三甲”到家

下一篇

国家医保局发布“路线图” 七大亮点解读医保监管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